近來港股相當火熱,剛看香港價值投資部落格版主止凡分享的一則新聞,就詳細地看了一下,以下是報導內容:

荃灣股神教你應對大時代 上車有秘笈

【on.cc東網專訊】 為上車,有八、九十後決定慳錢、炒股儲首期,卻受人異議。事實上,生於經濟未起飛年代的香港人,何嘗不是靠節儉、靠投資而買樓?有荃灣股神之稱的陳志強細數前塵往事,分享個人買樓和投資股票的發迹史,並深信當前炒股好過買樓。

現年74歲的陳志強每天都到荃灣證券行炒股,為的並不是要短炒獲利,而是保持頭腦清晰,藉分析市況來訓練思維。記者訪問他首次置業的經過時,他對答如流,回憶如泉湧而出。
11萬九龍塘買千呎單位
「第1層樓喺1970年買,當時係九龍塘筆架山的義本道單幢住宅連一個車位,實用面積1,000呎,叫價11.5萬。」記者被他的答案嚇倒,心想,首次置業已買豪宅,難道他是「富家子弟」?他卻回應指,當年樓宇根本沒有分豪宅與否,只是該區樓價較貴而已。
60年代初,陳志強中五畢業從事出口紅木傢俬的工作,月入約180元。「當時做日本生意好興旺,好多日本遊客訪港,我就經常接觸日本人,加上自己再讀夜校進修日文,無多久就被美資公司挖角,到機場免稅店賣煙酒,人工一跳就跳至約400元1個月。」
他指,當年在機場工作雖然薪金較一般職業高少許,惟日常消費都很節儉,每月儲蓄一半人工。婚後,陳志強亦沒立即置業,待工作10年後才正式上車,買入義本道單幢住宅,當年他29歲。
被股友譽為「荃灣股神」的他,早於1968年已經涉足股壇,惟剛巧出現石油危機,「當年股市可以由1,800點急挫至500點,好危險的!好在我只係少量投資,所以不是蝕好多。」他認為,70年代的買股票猶如賭博,不能靠炒股賺錢。
當股市大上大落之際,香港房地產市場於70、80年代開始起飛。「1976年我以26萬出售物業,再搬去隔離街義德道,單位連兩個車位售價56萬,實用面積1,640呎。我想家人住得舒服些,細屋搬大屋,從來都無想過炒樓。」

87年玩莊家股蝕百幾萬

80年代未,股市及樓市大幅震盪。「我曾沾手買莊家股,好似1987年咁,當日係黑色星期五,我不記得買邊隻,只記得一開始就蝕100萬,但沽又沽唔出,最後損失百幾萬。自此之後,我不玩莊家股,揀有基本因素支持的股份。
1989年,他亦出售九龍塘住宅,單位連2個車位合共賣出385萬,賺近6倍。他安排太太及子女移民美國,自己則決定繼續留在香港。「我想仔女可接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決定賣樓套現供仔女去外國讀書,自己就在深井買間90萬,實用面積800呎的單位自住。」
90年代,香港樓市盛極一時,市民買磚頭自住外,更用作投資。然而,陳志強卻在1997年決定放棄做業主,「當時樓價好高,我決定持現金,部分用作投資。深井單位賣500多萬,升值約5倍。1個500萬的單位,租金1萬元,好明顯樓價不合理。」隨後香港樓市迅速陷入大跌勢,大部分業主都成為負資產。

勿去到盡 要為自己留後路

陳志強當時寧持現金做投資,亦不買磚頭,投資戰績亦相當理想。「2003年約13元吸納東方海外(00316),持貨多年,約40元高位就沽貨。2007年期間,政府宣布入股港交所(00388),刺激股價做好,升至195元,我當然快手沽貨賺得逾200萬元。」自此,他被稱為「荃灣股神」。更甚的是,他翌年決定再次上車,購入深井1個200萬的單位。


「我從來都不跟羊群心理,無論樓市、股市,升到一個不合理水平的時候就要脫手。不管買股又好、買樓又好,都不要去得太盡,要為自己留有後路。」

當年捱苦 眼淚在心裏留

回顧過去,陳志強認為買磚頭好過買股,全因股市上落波幅大。不過,面對現時股樓齊升的局面,他卻指當前買股好過買樓。「雖然港股近期不斷爆升,惟內地政府推行多項政策刺激股市,同時內地全年經濟增長要保7,所以我對港股不會睇得太淡。」
相反,他稱現今樓價水平不合理,雖然大跌機會不大,惟上升的步伐亦會減慢,想買樓就要等時機,並從居屋入手。「現時的後生仔經常抱怨,當年我們是眼淚在心裏流。最緊要肯勤力做事,現時的後生仔有甚麼事就攤大手掌問父母。」

原文網址:荃灣股神教你應對大時代 上車有秘笈

小樂感想:

記得巴菲特講過一個故事(應該是他自己編的):
(有人質疑巴菲特的投資策略祇是運氣好而已,他講了一個有關機率的故事回答它們)一群豬共有128000只,分別來自全世界各農場舉行丟銅板比賽,投出正面的晉級,投出反面的淘汰,經過九回合後,只剩下250只豬晉級,有人認為那250只豬祇是運氣好而已。如果你發現晉級的250只豬有200只全是某農場來的,那你就必須問:那個農場喂豬的飼料有沒有特別之處?

在投資上取得成功的人,我們發現他們有極多相似之處!從上面這位香港平民股神的身上,似乎也可見證這些道理!以下就相關這篇報導的相關言論發表短評:

現年74歲的陳志強每天都到荃灣證券行炒股,為的並不是要短炒獲利,而是保持頭腦清晰,藉分析市況來訓練思維。

短評:

保持清晰的頭腦,理性分析,才是投資人重要的課題!

巴菲特說:控制風險的最好辦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資組合。

自此之後,我不玩莊家股,揀有基本因素支持的股份。

短評:

這正如巴菲特說的:“在投資時,我們把自己看成是企業分析師——而不是市場分析師,也不是宏觀經濟分析師,更不是證券分析師。

把自己當成企業主來分析一家公司的基本面,如果分析的結果符合期待,就該長期持有它的股票!

「我從來都不跟羊群心理,無論樓市、股市,升到一個不合理水平的時候就要脫手。不管買股又好、買樓又好,都不要去得太盡,要為自己留有後路。」

短評:

巴菲特說:恐懼和貪婪這兩種傳染性極強的災難的偶然爆發會永遠在投資界出現。這些流行病的發作時間難以預料,由它們引起的市場精神錯亂無論是持續時間還是傳染程度同樣難以預料。因此我們永遠無法預測任何一種災難的降臨或離開,我們的目標應該是適當的:我們祇是要在別人貪婪時恐懼,而是別人恐懼時貪婪。

眾人皆醉我獨醒!成功投資人必須要有敢於與眾不同的勇氣,而不是成為盲目的旅鼠!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