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股價走勢圖

台新金轉投資

彰銀問題台新金說法

保留希望 台新金暫不賣彰銀

台新金控昨天舉行法人說明會,由台新金控總經理饒世湛(中)主持。 記者林澔一/攝影

台新金痛失彰銀經營權後,昨(13)日首度舉行法說會,台新金強調,與財政部訴訟期間,確定不會出脫持股;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對此表示,將視台新金主張的內容,權衡台新金與彰銀小股東權益,給予緩衝時間。

法說會上,與會法人對台新金是否將按規定處分彰銀持股?及金管會是否同意台新金的主張?相當重視。

台新金財務長林維俊表示,已在去年對財政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恢復彰銀經營權與合法權益,為避免屆時官司勝訴,但台新金手中已無彰銀股票,因此「訴訟期間暫時不處分彰銀股票」。

林維俊還說,目前台新金持有彰銀股票比重約22.5%,如在公開市場拋售,一年都賣不完,更何況台股漲跌幅即將從7%提高至10%,屆時出脫彰銀持股導致彰銀股價與市值損失,相信並不為市場所樂見。

台新金已在本周一(9日)把對彰銀股票後續處理計畫,送交金管會。對此,曾銘宗回應說,目前尚未看到,但會視台新金主張訴求是否合理,並通盤考量台新金與彰銀小股東的權益,給予緩衝時間。彰銀去年12月8日進行董事改選,歷經多次角力,九席董事席次台新金僅取得三席,喪失彰銀經營權,金管會隨後要求台新金需在改選後三個月內回覆,處理彰銀股票的做法。

 

圖/經濟日報提供

拚命三郎打仗 吳東亮捍衛股東權益
2015-03-20 04:43:31 經濟日報 記者 陳怡慈
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是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的三子,美國留學回來後,在父親栽培下,成為新光集團從保險跨足銀行領域的先鋒,在台北企銀(永豐銀行前身)、中華開發、一銀、華銀、前華僑信託等機構,都當過董事,有時,吳火獅沒空出席中國國際商銀(兆豐銀行前身)董事會,還會指派當時仍是小蘿蔔頭的吳東亮,代為參加。

吳東亮常開玩笑說,沒有在銀行基層幹過,是他一生的遺憾。儘管如此,豐富的董事會歷練,讓他學會從宏觀角度看事情,加上學習能力快,追根究底的個性,累積了一身銀行領域的好功夫。

以最近頗為熱門的成立審計委員會為例,審計委員會由三名獨立董事組成,一般金控老闆大多照章行事。吳東亮則會追問:如果公司有五名獨董,是不是全部都要參加?一般董事可不可以參加?台新人如果不研究透徹,很容易被問倒。

追根究底的個性,讓認真兩字,不只是台新金形式上的企業標語,也內化成為台新人的DNA;儘管背著彰銀的沙袋在身上,有紮實的企業文化作基礎,台新金在國內金控業的激烈競賽中,表現並不輸其他同業。

以去年為例,扣除一次性認列投資彰銀的148億元損失後,台新金的股東權益報酬率(ROE)為14.68%、資產報酬率(ROA)為1.26%,創金融海嘯以來新高,並且高於同業平均。

回首來時路,吳東亮坦言,最大風險是政府,早知道就不要去標彰銀了。

為了尋求彰銀案的解決之道,吳東亮多次主動與財政部及馬政府溝通,所有善意都嘗試過了,最後卻必須認列148億元損失,對此,也只能忍耐。

金融業是特許行業,政府管得嚴,和政府對抗是辛苦的,很少金融機構會願意這麼做。吳東亮為了捍衛股東權益,一肩扛起,只能等待,也期待司法正義,可以還給他公道。

吳東亮:活化投資環境 要靠政府
2015-03-20 04:43:30 經濟日報 記者陳怡慈、郭幸宜/台北報導
台新金控投資彰化銀行受挫,對政府無法營造良好環境、吸引民間企業投資,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特別有感觸。他受訪時談到,台灣要有投資,沒有投資,其他都是假的。

吳東亮說,他曾做了個統計,2009年以來,除了開發金控合併萬泰銀行(已更名為凱基銀行),國內沒有看到其他的銀行整併案;2008年以前,台灣的銀行業整併案是密密麻麻的,現在卻是整個活力都沒有了,真的很可惜。

他認為,政府要能夠創造好的環境,讓民間企業願意進行投資,除了基本的水電基礎設施要完備,也要能夠讓想投資的人按著計畫做決定,對政府會按照法律走這件事情有信心。

企業不願意投資,就業機會就不會多,不爭著雇人,民眾的薪水就不會漲。以金融業為例,吳東亮說,十幾年來,金融機構的起薪幾乎都沒有漲,漲的都是業者為了挖角有經驗的員工、大家挖來挖去所帶動的薪資上漲。

吳東亮說,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很聰明,把以前生產事業所用的進口替代觀念,拿來運用在金融業,推出「金融進口替代」政策。

他認為,台灣有這麼多的理財人員,這麼好的系統、行員、律師、會計師等,聯合起來,絕對有能力可以取代過去由外商或境外機構所獨占的服務,金融業是無煙囪工業,更是值得發展。

進口替代的觀念,如果再往下延伸,將不只是本地商品或勞務取代進口,而是可以開創新的東西。

他和國票金董事長魏啟林就曾經私下聊過,應該把澎湖變成類似英屬維京群島(BVI)的免稅天堂,相信可以為台灣帶來更多的國際財富管理商機。

吳東亮:台新金谷底過去了

2015-03-20 04:24:06 經濟日報 記者陳怡慈、郭幸宜/台北報導

 

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 圖/經濟日報提供

台新金控喪失彰化銀行經營權,向財政部求償100億元的民事訴訟昨(19)日首次開庭。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指出,彰銀這件事情雖然爭議還沒有解決,但至少事情很明朗了,對台新金來講不是到了谷底,應該是谷底過去了。

吳東亮指出,彰銀過去在合併報表上屬於台新金的子公司,為了避免重複投資,台新金在海外的布局就慢了下來;彰銀不再是台新金的子公司之後,重複設立海外據點的疑慮沒了,台新金會開始加速打亞洲盃的布局。

亞洲盃有各種打法,吳東亮說,要先看是打桌球、籃球還是棒球,台新金目前還持有彰銀22.55%股權,龐大資金被卡在彰銀,資本相對有限下,海外布局會比較保守,傾向設立銀行分行、代表人辦事處或租賃分公司,不像其他金控,以申設子行或併購為主。以下為訪談摘要:

問:喪失彰銀經營權,對台新金的影響?

答:去年12月8日彰銀改選董事,台新金在彰銀的席次沒過半,台新金的股價迄今大概掉了不到一塊、跌幅約5%,表示股東對我們還是很有信心。

台新金去年前11月獲利創歷史新高,但因喪失對彰銀的經營權,必須一次認列148億元投資損失,今年配股配息一定掉很多,但還不致於造成虧損。

成長動能不變

我們本業的成長動能沒有受到影響,是不幸中的大幸。台新金最壞的情況應該是過去了,至少彰銀的事情很明朗,不會想東想西、要進要退,現在都不用想。台新金與彰銀這幾年來本來就分開經營,所以經營上沒有影響。

問:為何要告財政部?

答:彰銀2005年的招標公告是財政部對得標人的承諾,上頭講政府會移轉經營管理權給得標者,白紙寫黑字很清楚的東西,財政部還在硬拗,且造成台新20萬股東重大的傷害,所以只好到法院去。我們主張2005年標購彰銀的合約是有效的,訴求有兩個,法律用詞叫先位聲明跟備位聲明,前者主張要回復原狀,把彰銀的經營權還給台新金。

要回復原狀不難,法院可以命令財政部,三席董事代表改成台新金推薦的人,或是重新改選董事,都可以,就看法院怎麼判。

我主張先把台新金對彰銀的經營權,按照合約執行,如果有什麼狀況不能執行,那就請求損害賠償,損害賠償是最後的事情,那是不得已的,屬於備位聲明。

問:有和政府商討過解決之道嗎?

答:據我了解,金管會的監理原則不希望同一金控下有兩家銀行,我們當然有努力思考解決之道。2008年總統大選前,在前任財長何志欽時代,我們曾提出要增加台新金在彰銀的持股,出價從比彰銀當時市價高出20幾%,談到高出30幾%,結果財政部開價要溢價40幾%。

台新金當時最大外資股東新橋資本(TPG)立刻反對,如果按照財政部開的價格,他們認為台新金的股價可能大跌。當時我的解讀是,財政部把價格拉這麼高,其實是Nice way to say no(拒絕良方)。

已經盡力解套

2011年合作金庫成立金控時,劉燈城當董事長,來找我,想要買下台新金手上的彰銀持股,那時我們也談了一陣子,並同意進行,但後來合庫金給我們的回答是No Premium(零溢價)。我說No Premium,那我對台新金的股東怎麼交代,事情就擱了下來。

去年財政部要推公併公,我也表達願意配合政府政策,大家可以談,財政部跟台新金有合約,如果要解約,透過公併公也是解決的方式。事實上,我去年跟(兆豐金董事長)蔡友才私底下碰過面,我們真的是盡了力。我見不到財政部張盛和部長,只好找蔡友才談,總要試試看,可是一談到Premium(溢價),就談不下去了。

後來我又絞盡腦汁提出另一辦法,我說讓我們從彰銀撤資好了,撤資以後你要怎麼併也好處理。撤資簡單講,就是彰銀把台新金持有的彰銀股份買回去。當然細節還要規劃,可是都被否決掉了,財政部都不願意談。

問:彰銀問題無法解決,對台新金的影響?

答:台新金2005年以365億元標下彰銀,這麼大筆錢卡在彰銀,對台新金的財務指標帶來壓力,加上當年的金管會一直盯,我只好忍痛,在2009年底把台新金子公司台証證券賣掉。

那真是忍痛,台証證券的歷史比台新銀行要久。我這輩子從來都在買人家,第一次被迫出售旗下企業,但還好有這筆錢進來,增加台新金的資本強度。我們2013年要併紐約人壽,又被金管會否決掉,金管會認為台新金的雙重槓桿比太高,這也是因為彰銀占了雙重槓桿比很大部分。

推廣數位金融 首重育才

問:準備怎麼打亞洲盃?

答:金管會主委曾銘宗上任後,政策清楚、開放,不只對台新金,對所有金融業都是好事情。台新金能做到什麼程度,就自己量力而為。

講到亞洲盃,台新金的布局也開始了。但因大筆資金卡在彰銀,資金相對有限,所以策略上就申設分行而非子行。台新金子公司台新銀行的新加坡分行去年6月開業,澳洲布里斯本分行預計今年底前開業,日本東京分行希望明年能夠開業,金管會去年6月已經核准緬甸的仰光代表人辦事處,越南的胡志明市代表人辦事處也計劃升格為分行。

以新加坡分行為例,彰銀在那邊有分行,我們要去申設時,新加坡金管局(MAS)問了很多問題,彰銀已在新加坡有分行了,為什麼另外一家子公司台新銀,還要來設分行,為了解釋,大概拖了半年。

台新金在大陸有兩個租賃的平台,一個在南京,一個在天津,過去兩年多來,我們大概布了快20個點,主要在江蘇、廣東這一帶,以江蘇為主,從事設備租賃、汽車租賃,租賃平台也開始發揮功能。不管作分行、支行或子行,大陸這個市場實在是太大了,再多資金都不夠,還是要量力而為,看有多少資金做多少事。

問:近期最關心的事?

答:第一個是人才的培養,海外布局現在開始動了,老是依賴從外面挖角、大家挖來挖去,這也不是辦法。

金管會最近開放第三方支付,力推「打造數位化金融環境3.0(Bank 3.0)」計畫,數位金融這塊要怎麼做,大家還在摸索,還是要往下走,這個要花不少時間跟精神,我們已經在積極進行布局。

從程序上來講,由銀行的人來做數位金融,因為本身就在金融業,可能會比較快;可是做出來的東西能不能符合網路銀行的需求,還是只是把既有的東西網路化,需要仔細探究。

話說回來,看台灣這麼多銀行過去的表現,台新應該算是成功的機率比較高一點,台新從開行到現在,對新的挑戰,應該算是比較樂意接受,而且樂意嘗試。

問:法人關心台新金是否可能和新光金重啟合併,怎麼看這件事?

答:那是市場的謠言,我是台新金董事長,要站在台新金的股東立場講話,必須要問:這樣併,對台新金的股東有什麼好處?

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事情,2002年那次破局後,就再也沒有討論過合併的事。兄弟有時候分開做比較好。

圖/經濟日報提供

小樂觀點: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view the hidden conten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