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如果有越來越多人學習價值投資或者是存股,那麼這些方法還會有效嗎?」

我的答案是:「有可能不會有效。但我認為除非所有的人都能理性看待投資這件事情,但基本上這是不可能的!」

「理由呢?」

「就是我相信人性。」

「相信人性?」

「是的!因為價值投資或是存股基本上是違反人性的方式,多數的人不願意用這些方式來投資,因為學習要花很多時間,而通常成效甚至要好幾年才會顯現。而這需要相當的耐心與忍受帳面可能的虧損。恐懼虧損的心理往往比獲利的結果更能讓人性彰顯。」

就像科斯托蘭尼說的:

我把投資者分成兩類:固執的和猶豫的。固執的投資者,長期來看,是證券市場中的勝利者,他們的獲利是由猶豫的投資者支付的。而占證券市場中的數量最多的,就是猶豫的投資者。

「即使在號稱價值投資發源地的美國,固執型的投資人在華爾街的占比仍是絕對的少數。華爾街的金融菁英們推銷的是讓他們自己擁有高薪的投資商品或產品,而不是讓你獲利的投資組合。」

「諸位一定聽過這一則故事:有人向晉惠帝報告老百姓無食物吃(天下荒飢,百姓餓死),他反問:『何不食肉糜?』(何不吃肉粥?)。無獨有偶,民國初年也曾有類似的傳聞:說民初軍閥韓復榘去看籃球賽,只見球場上十幾個人拼命追逐著一個球,韓復榘皺皺眉頭對領隊說:『那麼多人為什麼要爭一個球,多買幾個籃球,一人發一個,省得再爭。』這兩則故事除了凸顯晉惠帝以及韓復榘的昏庸之外,也可以讓我們思考,當投資人只看眼前的表象而不去思考箇中緣由時,是否也跟這兩人一樣?」

「那要如何剔除人性天生的障礙?」

我的看法是:

「如果投資人認定某些投資方法是有效的,就必須盡一切可能來驗證其可行性。千萬要記得耐心驗證你所相信的東西,而不是見一個愛一個,學了很多招式,卻不知道哪一個真正有用?而即使你驗證出來的結果是無效的,至少你知道你下次應該避開這樣的方式。」

誠如愛迪生在一次又一次的實驗失敗後所說:

「我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出了一萬個行不通的做法。」

茲以發明大王此句與大家共勉。

後記:

承蒙賢哥來此留言分享,放上賢哥的留言以饗讀者囉!

賢哥不錯:
價值投資者的優勢在於理性與固執,這是無庸置疑的。
但是價值投資者關於「選股條件」如果趨於一致化,造成某些類股或個股容易被高估。
當然理性、客觀的評價可以彌補一些。
小樂:

3Q賢哥的分享!非常棒!

其實我認為價值投資一宗底下個人經驗及模式各有巧妙,但也難免選到的公司會有雷同…

巴菲特說:「如果我不能在五分鐘內判斷一個公司值不值得投資,那麼我絕對不會用幾個星期的時間來評價這個公司。」如果是一看即知的好公司,恐怕股價也不怎麼便宜!相對的,中等美女型的公司或許可以挖到寶1

延伸閱讀:

[神州股票資訊]從巴菲特五分鐘選股到投資人的煉金爐!

 2/15補充

再補上巴菲特的一段故事:

(有人質疑巴菲特的投資策略祇是運氣好而已,他講了一個有關機率的故事回答它們)一群豬共有128000隻,分別來自全世界各農場舉行丟銅板比賽,投出正面的晉級,投出反面的淘汰,經過九回合後,只剩下250隻豬晉級,有人認為那250隻豬祇是運氣好而已。如果你發現晉級的250隻豬有200隻全是某農場來的,那你就必須問:那個農場餵豬的飼料有沒有特別之處?

心得:

如果投資贏家有很高的比率都是價值投資者,那你是不是應該好好研究一下為什麼?



4 comments

  1. 巴菲特說:「如果我不能在五分鐘內判斷一個公司值不值得投資,那麼我絕對不會用幾個星期的時間來評價這個公司。」如果是一看即知的好公司,恐怕股價也不怎麼便宜!相對的,中等美女型的公司或許可以挖到寶1

  2. 價值投資者的優勢在於理性與固執,這是無庸置疑的。
    但是價值投資者關於「選股條件」如果趨於一致化,造成某些類股或個股容易被高估。
    當然理性、客觀的評價可以彌補一些。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