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ren-buffett.si

[摘記]巴菲特給合夥人的一封信(1966-1969)

warren-buffett.si

本系列文章將摘錄巴菲特於1958-1969年間擔任其創立的巴菲特聯合有限公司(後合併為巴菲特合夥事業有限公司,該公司於在1956到1969年間,每年平均以30%以上的複利成長。)寫給合夥人的信。巴菲特當年寫給合夥人的信也體現其投資思維與策略,值得投資人細細品讀。

我們不會將我們持有的證券以一個被低估的價格拋售,即便某個星象學家聲稱市場將會下降,而且總有些時候他們的預測是正確的。我們也不會以一個已經合理反映了公司股票價值的價格買入任何股票,哪怕有專家聲稱市場將會上漲。有哪個人在購買私人公司的時候是根據股市的上漲或是下降的趨勢做出購買決定的呢?隨著市場的上漲或下降,公司的核心價值並未見得會有很大的改變,我們所要做到就是利用市場的非理性而獲利。詳細相關的論述可以參見格雷厄姆《聰明的投資者》一書的第二章,我認為這一章的內容比目前任何的其它投資論述都更為重要。
Key point:
這段文字除了可以看出巴菲特對於其老師格雷厄姆的敬重之外,也凸顯了巴老專注於公司核心價值而不是價格的理念!

我不會投資那些含有不能被我理解的科技因素,而且這些因素對生意具有重大影響的生意。我對半導體和積體電路的瞭解程度就跟我對於一種叫做chrzaszcz 的東西的交配習慣的程度一樣(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一查,這是一種波蘭的小蟲子。如果你覺得對於讀出它的名字有困難,你大可以把它念成thrzaszcz)。
除此之外,我們亦不會跟隨目前市場流行的一種投資風氣,即嘗試通過對市場波動而導致股票價格大於其商業價值來獲利。此種投資方法在近年來也確實創造了實實在在的收益,並且這些收益往往是在短期獲得的。關於這種投資技巧背後的堅固性我即無法否定也無法肯定。
這種技巧並不能夠完全獲得我認識層面的認可(也許是我的偏見使然),同時與我的脾氣完全背離。我不會將自己的錢通過這種方式進行投資,所以我也不會用你們的錢通過這種方式進行投資。
總而言之,我們將不會在一個很有機會出現人性的失誤的投資方式中尋找利潤,哪怕預期的利潤非常誘人。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的是,我將會努力使得未來產生的每一滴機會之水都被得到最大的利用,如果有一天機會之水完全乾涸,你們也將會在第一時間被告知,然後我們可能會對此做出新的選擇。

Key point:
這幾段文字體現了巴老的幾個重要的投資概念:不投資自己不能理解產業或公司的股票、瞭解自己的能力圈與限制、不要盲目從眾跟隨流行趨勢投資,即使短期的獲利很豐厚。

對於證券或公司的估值總免不了要涉及到定性和定量的各方面的因素。從一個極端的角度來講,定性的分析方法會說:“買下正確的公司,用不著考慮它目前的價格!”而定量的方法則會說:“以正確的價格買入,用不著考慮公司的情況!”而在實際分析的時候,顯然兩方面的因素都要給予考慮。
有趣的是,雖然我自認為自己主要畢業於強調定量方法的學派,我所做的真正令我感到很滿意的投資往往又是著重強調了定性因素的點子,從這些點子上,我有著一種“高利潤性洞察力”。這也是我大量利潤的來源。雖然如此,這種洞察力往往來之不易,我並不能經常獲得。
正如洞察力往往都是偶然才能產生一樣,而且顯然洞察力本身就不是一種定量的東西。所以如果真正要賺大錢,那麼投資者除了要能做出正確的定性分析,就我的觀點來說,可能更確定的利潤仍來自於明確的定量決策。

Key point:
不管是定性還是定量的分析,巴菲特總能找出最大公約數來獲取利潤。簡單地說,如果你投資的是一家好公司,價格又買得合理或便宜,那麼也許就有機會像巴老看齊。不過,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巴老一樣有著“高利潤性洞察力”,我們如何能得其投資的神隨而非僅是皮毛呢?

任何一種這樣的包含大量資金投入的短期行為都會對市場的所有參與者製造麻煩。我不會嘗試去猜測市場任何波動,同時也對明年市場會是600,900 還是1200 點沒有絲毫的概念。雖然目前和未來的時期裡對市場的投機行為會造成相應的嚴重後果,經驗告訴我對市場時機的判斷是毫無意義的。

Key point:
這段文字是巴菲特一再強調的概念:預測市場的短期波動是沒有意義的!

我不會拋棄之前自己所能明白其內在邏輯的投資方法,即便這意味著放棄一種看似容易獲得大量利潤的我自己不能理解的方法。這種方法並沒有得到實踐的足夠的考驗,並可能招致永久性的資金損失。

Key point:
巴菲特告訴我們必須堅持自己所熟悉而被驗證過的投資方法,採行未經考驗貨實踐的方法可能招致無法弭補的損失。想想巴菲特堅持不投資科技股,著實讓他躲過了當時的科技股災!



小樂

小樂,天蠍座,台南人,喜歡閱讀與寫作,鼓勵散戶們多作投資思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