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股東會是投資人面對公司經營者表達意見的絕佳場合。而對於連續虧損的公司而言,也希望在這個場合盡量取得股東的支持,當然,說些公司能獲利的場面話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對於投資者而言,觀其言、察其行,公司是否真能實踐其預期的成效?恐怕仍有賴後續的追蹤!以下我們以勝華(2384)這家公司的股東會新聞來看看是否真如經營者所言吧!

這一則新聞中,公司經營者告訴我們公司今年(2014)一定會獲利,而獲利的動能來自於小米科技與打入三星平板電腦供應鏈的挹注。個人則認為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面臨百家爭鳴的時代,要想依靠一兩家廠商的訂單就能獲利,個人認為難度頗高! 下面我們從公司2014年的實際營運表現來看:

2014年第一季仍是虧損0.81元,不過虧損較2013年同期的0.93元縮小! 再看看2014年前四個月的營收情形:

2014年累計營收仍較去年同期減少8.69%,然而3月及4月的營收年增率則出現增長! 再回到第一則新聞的討論,公司提出設備攤提年限從6年改為10年,減少帳面折舊金額,其降低虧損的意圖相當濃厚! 至於董事長在股東會上提出2014年獲利的三大來源,其中資產重估以及子公司上市或釋股部分,都屬於業外的收入挹注,這是投資人需要謹慎的! 還有一則新聞提到:

公司募資20億,股本達到204.78億之多,且股本膨漲了10%以上,縱使公司今年營運有轉機,但在股本膨脹之下,若要獲利在難度上又高了不少! 結語:投資人對於經營者樂觀的說詞除了要戒慎以對,並須做追蹤及檢視,當然,若不要追求轉機性,找出年年獲利的公司來投資,我想晚上會睡得比較安穩!

補上一段網友提供費雪[非常潛力股]中的一段話:

管理階層是不是只向投資人報喜不報憂?諸事順暢時口沫橫飛,有問題時叫人失望的事情發生時,則「三緘其口」? 即使是經營管理最好的公司,有時也會出乎意料碰到困難、盈餘萎縮、產品需求轉向別處。另外,年復一年不斷透過技術研究,設法產銷新產品和新製程的公司,可望讓投資人獲得極高的利潤,投資人應買進這樣的公司。依平均數法則,有些新產品或新製程勢將慘敗,所費不貲。有些則會在試車工廠最後測試階段的早期意外延誤,花費不少冤枉錢。連續好幾個月,這些預算外的成本相當沈重,即使原本審慎規劃的整體盈餘預測值,也終告無效。連最成功的企業,也無法避免這種叫人失望的事情。坦誠面對,加上良好的判斷力,會知道它們只是最後成功的成本之一。它們往往是公司強勢的跡象,而非弱勢的徵兆。 管理階層面對這些事情的態度,是投資人十分寶貴的線索。碰到壞事,管理階層不像碰到好事那樣侃侃而談,「三緘其口」的重要理由有好幾種。他們可能沒有錦囊妙計,解決出乎意料的難題;管理階層可能已經心生恐慌;他們可能不覺得對持股人有責任,不認爲一時的橫逆有必要向持股人報告。不管是什麼樣的理由,凡是保留壞消息或設法隱匿壞消息的公司,投資人最好不要納入選股考量對象中。

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查理和我認爲,執行長預測公司的業績成長率,不但有騙人之嫌,而且是危險的行爲。當然,分析師以及公司本身的投資人關係部常慫恿執行長這麼做。但是,執行長應拒絕這種要求,因爲這種預期太常引來麻煩了。
  執行長有自己的內部目標是沒問題的,而且我們也認爲,執行長甚至可以公開表示對未來的一些期望,不過前提是必須附帶明智的警告。但一家大公司公開預測公司每股盈餘長期年曾率爲15%(舉例),則無疑是自找麻煩。

  這是因爲只有非常少數的大公司能保持這樣的成長率。不信可檢驗一下:找出1970年至1980年間最賺錢的200家公司,看看有多少家在此之後能保持15%的每股盈餘年增率。你會發現,只有少數幾家做得到。我可以跟你賭一筆大的:2000年時最賺錢的200家公司中,未來20年裡每股盈餘年增率可達15%的公司,將少於10家。
  樂觀財測造成的問題,不僅是散播沒有根據的樂觀想法。更嚴重的是,它們會腐蝕執行長的行爲。多年來,查理和我看過很多這種例子:執行長推動一些不符合經濟效益的營運措施,以便達成自己先前宣佈的財測。更糟的是,營運特技全耍過後,經理人有時就會玩各式各樣的會計遊戲,好讓公司「達成財測」。
  這種會計詐術很容易越滾越大:企業一旦將某段時期的盈餘挪到另一段去,隨後出現的營運赤字就需要以更「勇敢的」會計招術處理。這樣一來,編造帳目即可能演變成嚴重的財務詐欺。(人們發現,用筆的人偷走的錢,比用槍的人搶走的更多。)
  執行長若以非常樂觀的財測吸引投資人,查理和我通常會對這種公司抱持戒心。假以時日,此類執行長有少數幾位能證明自己有先見之明,但其他人則證實只是天性樂觀,又或者根本是騙子。不幸的是,投資人要事先辨明他們面對的是哪一類型可不容易。
(感謝劉俊昇提供)

騰雲十二式-勝華

 

(文章為個人觀察記錄,不應作為投資判斷,請注意自身風險,盈虧自負!)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