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的投資語錄(四)
芒格的投資語錄來到第四篇,即第31至第40條投資語錄,相信芒格所提出的這些投資語錄,在世界各地都會有不少人閱讀過,不知道有多少地區會好像止凡這裡的blog友一樣,好好地每條細閱及思考,相信這樣的吸收方法定必比其他地區人士都要深入。真心覺得這些投資語錄能幫助不少人,希望大家廣傳開去,幫得一個得一個吧。

31. 連續40年每年回報20%的投資只存在于夢想之國。現實世界中,你得尋找機會,然後和其他機會對比,最後只找最吸引人的機會投資進去。這就是你的機會成本,這是你大一經濟課上就學到的。遊戲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所以所謂的「現代投資組合」理論非常愚蠢。

止凡:雖然芒格說40年每年回報20%不太可能,但巴菲特在過去三十多年的平均回報率的確在20%以上。對一些投資新手朋友仔,我最喜歡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投資10萬元,40年每年回報15%,你將會拿回多少錢,朋友們的答案往往令我覺得太多人低估了複利率的威力。說回芒格的意思,就算以今天的科技發展,不要誤以為40年每年回報20%是隨處可找的投資,然而,絕大部份人都不可能有巴菲特的投資成績,能做到的,就是找尋在你的能力、環境、時代中,擁有最高回報的對象作投資。

32. 最好是從別人的悲慘經歷中學到深刻教訓,而不是自己的。我們有些成功是早就預言的,有些是意外獲得的。

止凡:我經常都重申閱讀的重要,因為這樣就會很直接地從世界各地的成功人士的身上學習,吸取人家的悲慘教訓,試想想,沒有經歷過失敗但又能吸取到失敗的教訓,有什麼比這個更「著數」呢?另一點是成功的可預期性,始終沒有人有水晶球,能做的就只有盡可能努力,而成功與否始終有部份是需要靠命運安排的。

33. 一般認為,最好的情形就是你坐在辦公室裏,然後美好的投資機會一個接一個地被送到你的面前 —- 直到幾年之前,風投界的人們就是這樣享受的。但是我們完全不是這樣 —- 我們就跟要飯的似的到處尋找好公司來買。20年來,我們每年最多投資一到兩個公司……說我們已經挖地三尺了都不誇張。(好機會)是沒有專業推銷員的。如果你坐在那裏等待好機會來臨,那你的座兒很危險。

止凡:這個道理其實不難理解,粵語有云「無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意思指真的有這麼有利的投資機會,還會有人親身送上你的大門邀請你買嗎?我一向對主動要求我加入的投資計劃沒多大興趣,這也是其中一個考慮點。在眾多的上市公司之中,不難發現一些公司會做很多事情或發表很多言論,目的是希望你買入他們的股票。然而,亦有部份公司剛好相反,經常是投資風險不離口,資產入帳就選最保守的下限數目,或靜悄悄地營運著,但每年都有可觀的盈利增長。兩者供選擇的話,我寧選後者。近日有些很懂推動上市氣氛的公司主席,大家又覺得他的公司投資價值如何呢?

34. 我們最大的錯誤是該做的沒做、該買的沒買。

止凡:這點跟上一篇第28條差不多,我的評論是這個錯誤比起做了不該做及買了不該買的已經不知好多少倍了。該買的沒買,最多只是賺少了錢,買了不該買的,就需要賠錢了。

35. 你只有學會怎麼學習你才會進步。

止凡:這是一個非常哲學的陳述,學習本身能令你進步,但如果你的學習模式還好像在讀書時代的概念,人家叫你學習什麼就學習什麼,讀書時會有人為你定立學習範疇,讀書為考試,考試為畢業,你只是在人家設計好的學習範圍內進步,人家設計什麼,你就能進步多少。能真正的學習怎麼學習,到時你才會真正進步,亦是一種沒有極限的進步。

36. 我們長期努力保持不做傻事,所以我們的收穫比那些努力做聰明事的人要多得多。

止凡:這是芒格很喜歡用的反向思維,很多人要成功,就做對的事,但芒格就偏偏逆向思維,就是集中注意力避開做錯事,他告訴大家這比起集中精力做對的事更加有效。好像他的名言:「只要告訴他死亡的地方,他便永遠不會去這個地方」。

37. BRK的過去業績簡直輝煌得離譜。如果我們也用杠杆,哪怕比默多克用的少一半,也會比現在的規模大五倍。

止凡:眾所周知巴菲特及芒格都討厭負債,今天的巴郡,莫說話要利用槓桿,本身也經常資金過多而「水浸」。沒有借貸亦是為何他們的投資多年來都如此穩健的原因,要經歷多個市場大浪及災難,運用槓桿不一定有利的。其實巴郡本身的投資資金已經有點槓桿成份,因為巴菲特能動用保險公司內的保存金作投資,這是沒有成本的貸款。不過,要再進取一點運用槓桿,相信巴郡仍然穩健,回報亦可以更高也說不定。

38. 買可口可樂股票的時候我們花了幾個月才攢了10億美元的股票 — 是可口可樂總市值的7%。要攢成主要股東是很難的。

止凡:好像可口可樂這類歷史悠久的世界級企業,股權又十分分散,拿幾十億元去市場買貨的確不是容易的,要成為主要股東亦非容易。這是「錢太多」的問題,今天我還未有幸了解到,希望大家會有這樣的一天,能親身感受到芒格的苦惱。

39. 所有的大資本最終都會發現很難擴大,於是去尋找一些回報率更低的途徑。

止凡:這又是「錢太多」的問題,當我們還在投資一萬幾千,一百幾十萬,甚至過千萬的資金,很難真正明白投資幾千億資金的苦惱,要是單單在香港,都不知道把幾千億投到什麼地方才有高回報率。

40. 如果今天你的資本較少並且年輕,你的機會比我們那時候要少。我們年輕的時候剛走出大蕭條,資本主義那時候是一個貶義詞,在20年代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更是肆虐。那時候流行一個笑話:有個人說「我買股票是為老了的時候考慮,沒想到六個月就用上了!我現在已經覺得自己是老人了。」你們的環境更加艱難,但並不意味著你們做不好 — 只是要多花些時間。但是去他娘的,你們還可能活的更長呢。

止凡:二次世界大戰後,全世界經濟都進入大蕭條,一些持續到30年代,芒格指出這點是因為他們的投資正是由這個年代開始起步,世界經濟正由一個低位發展起來,找尋高的回報較今天的投資環境容易。不過,當然今天的科技能令人類活得更久,個人投資在時間上更有利,複利效果比芒格的一代人將會更好。

(原文出處:http://cpleung826.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6.html)

芒格的投資語錄(五)
芒格的投資語錄來到第五篇,讓大家繼續吸收當中的智慧。止凡看見大家對這些語錄的重視,又證明了這裡的blog友都不貪圖短炒賺快錢的概念,而是真正追求價值投資的知識。始終,向一個90歲的價值投資高手處吸收智慧,絕對能讓我們少走許多冤枉路。

41. 關於所謂「嬰兒潮(美國5、60年代出生)」的人口學現象,其影響相對經濟增長的影響來說小很多。過去的一個世紀,美國的GDP(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了7倍。這不是嬰兒潮導致的,而是由美國資本主義的成功和技術的發展帶來的。這兩樣東西的影響太利好,嬰兒潮問題相比之下就是一個小波動。只要美國的 GDP每年增長3%,就能保持社會和平。如果美國的發展停滯了,我敢保證,你們將會見證真切的代溝,不同代的人之間關係會很緊張。嬰兒潮是這種緊張的催化劑,但是根本原因還是經濟不增長。

止凡:經濟影響政治及民生,這在香港也時有發生,正因為這個原因,前一任香港特首就主力推動經濟,以為經濟好時,社會少一點怨氣,今天好像到台灣總統也有這個意思。芒格告訴我們,在美國也有這個問題,只要經濟增長不好,年青一代就會埋怨上一代(近退休的嬰兒潮)拖低經濟,上一代又會話年青一代沒有從前的他們般勤奮,又認為自己辛苦了一輩子應該得到好的社會福利及退休生活。然而,在上個世紀的7倍GDP增長之中,嬰兒潮的影響沒有我們想像中大,他教我們應該理性分析數字。

42. 實際上,每個人都會把可以量化的東西看得過重,因為他們想「發揚」自己在學校裏面學的統計技巧,於是忽略了那些雖然無法量化但是更加重要的東西。我一生都致力於避免這種錯誤,我覺得我這麼幹挺不錯的。

止凡:這是投資是科學還是藝術的問題,太多人認為投資理應是精準的數學或科學,不怕告訴大家,剛學習投資時的我也是這個概念,每每拿excel公式計算至小數後幾個位,要受研究的公司科學地通過多個標準。慢慢地累積經驗後,發現公司的高矮肥瘦根本不需要精準,藝術的部份出來了,今天憑感覺多於計算。正如芒格所言,很多東西無法量化但是更加重要,例如公司管理層誠信及表現、產品品牌等無形資產。

43. 你應該對各種學科的各種思維都有所理解,並且經常使用它們 — 它們的全部,而不是某幾個。大部分人都熟練於使用某一個單一的模型,比如經濟學模型,去解決所有的問題。應了一句老話:「拿錘子的木匠,看書上的字兒就覺著像釘子。」這是一種很白癡的做事方法。

止凡:太專注某方面會失去了解全局的機會,對投資亦然,不要單從某方面研究至過份深入而忽略了其他方面。又好像第42條所言,把各方全面的模式都廣泛思考,然後建立一種感覺,這在投資上較為有效。

44. 對於我而言,把股票分成「價值股」和「成長股」就是瞎搞。這種分法可以讓基金經理們藉以誇誇其談、也可以讓分析師們給自己貼個標籤,但是在我眼中,所有靠譜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

止凡:不少人把股票分開很多種,好像市值低於內在價值的、擁大量現金的、派高息的、有增長的云云。然而,以上所有(包括增長)都是股票的價值所在,為何不從多方面分析後歸納出一個最好的選擇,而花精神時間去把股票定義成不同的類別呢?有價值的股票或公司本身只有一共同點,就是為股東賺取最大利益,分類這些玩意意義不大吧。

45. 我這一輩子認識的所有智者,沒有不愛看書的。我和巴菲特看書之多都能嚇著你。我的孩子取笑我說我就是一本伸出兩條腿的書。

止凡:這一點我經常在這裡及跟身邊的朋友重複過數千遍,看書的重要性不用懷疑。我從少到大都被老師讚有小聰明(其實不知是否在讚),但我發現如果不看書,胸無半點墨,再聰明都只是小聰明,不能化為大智慧。相信我,多看書,不斷看,你會不斷發現自己的氣質在改變,亦會不斷進步。

46. 我們都愛大量閱讀,聰明人都這樣,但這還不夠,你還應該有一種批判接受、合理應用的態度。大部分人看書都沒有抓到正確的重點,看完了又不會學以致用。

止凡:我在這方面是有經驗的,在升大學之前曾經為補習老師,發現從前所看所學的東西都不夠實在,但當經過好好消化再需要解釋給學生,就會迫自己思考,到今天我對中學時的數理科目還十分有記億,還能融會貫通,這是學以致用的好例證。今天寫blog分享,其實也讓我獲得這方面的成果,知識看過後,由於要寫文章作分享,自然會批判一點去思考及消化,自己也得益不少。

47. 我們經常從那些上進的孩子們那兒聽到這些問題。這是個很「聰明」的問題,你對著一個有錢老頭問:「我怎麼才能成為你呢?怎麼才能迅速地成為你呢?」

止凡:這個問題,我想芒格不太想回答,「聰明」這個形容是有括號的,大家應該明白吧。

48. 我們如果要再開一家See’s糖果幾乎不用花費任何資本。我們的資本太多了都快淹死我們了,所以幾乎是零成本。對於有些極度缺錢的煎餅店,增設特許經營店簡直是瘋狂的事情。我們喜歡搞直營店以便更好地控制服務品質。

止凡:特許經營店能不用太多資金之下去高速擴張,但由於邀請外來者,品質較難控制。而直營店就是一家一家用自己的資金去開,所需要的資本相對高,但品質有保證。特許經營店也好,直營店也好,都各有好壞處,芒格想指出是他們現在的現金流充足得驚人,根本不需要考慮特許經營店。

49. 做空行為是很危險的。

止凡:不借貸做多,蝕盡也是本金,賺的可以是無限大,看看資產升幅。相反,不借貸做空,賺盡的是本金,但蝕的可以是無限大。最進取一點,借貨去做空,可以有槓桿地賺多一點,但蝕起來更是威力驚人。

50. 坐在空頭位置,又看到股價遇到利好大漲,這是一件特別讓人氣憤的事情。人生苦短,遭受這種氣憤太不值當了。

止凡:在估值很低時可以買入等待,股價一跌再跌,輸極也是本金,但升起來可以賺很多。在估值過高時做空,誰知股價一升再升,泡沫可以變成超級泡沫,超級泡沫可以變成極級泡沫,輸的範圍完全沒有限制,這是做空的不利條件,為何要安置自己在這個位置呢?

(原文出處:http://cpleung826.blogspot.tw/2014/04/blog-post.html)

芒格的投資語錄(六)
又到這個芒格投資語錄系列,照舊逐條細閱及評論,望大家有所收穫之同時也多留下意見交流。

51. 世界上最鬱悶的事情之一,就是你費盡力氣發現了一個騙局(並且做空這個公司),但是眼睜睜地看著股價繼續瘋漲三倍,而且這些騙子們拿著你的錢彈冠相慶,而且你還要收到證券行的保證金追加通知。像這種鬱悶的事情你哪能去碰呢?

止凡:無論多差勁的公司,甚至如芒格所言是騙局也好,股價可以升至顛價,顛價之後再顛價也可以,選擇在不合理地高的價位做空的話,一旦股位真的再升至極不合價,這個損失可以很嚴重,心情亦會不好。在科網股時代,不少科網公司帶著幾十倍市盈率,甚至是沒有盈利可言,於是不少人因認為股價不合理而做空,但隨後其市盈率可以由幾十倍升至幾百倍,泡沫變成更大的泡沫。這些情況,不買為上,做空則是風險甚高的動作,始終股票最多跌至零,但升幅可以沒有上限的。

52. 上市的代價已經變得非常高了。一個小公司謀求上市是沒有什麼道理的。很多小公司正在走私有化的路子以此擺脫上市公司的繁冗負擔。

止凡:上市可以集資,用來擴充公司,爭奪市場佔有率,但上市所需要的資金一定不輕,投資銀行就是做這門生意的,你看他們多賺錢就知道。上市之後,公司突然多了很多老闆(股東們),又有很多規條要跟,所以為上市而上市絕對不是好事,好的管理層應看看上市的真正誘因為何才決定追求上市之路。

53. 公開叫價的競價方式就是設計來讓人的腦子變成一鍋粥的:由於別人也在叫價,你覺得(你的競價)得到了社會認同,你會有一種回饋傾向,會陷入一種「被剝奪超級反應綜合症」,覺得(必須想方設法阻止)你的「心頭好」離你而去……總之我的意思就是這種方式就是設計來操縱人的心理的,讓人們去做白癡的事情。

止凡:公開叫價及以暗標方式都各有好處壞處,這樣我想起銀主盤和政府賣地,作為賣方,到底希望買家們知道對方的出價較有著數,還是相反較好呢?這可能要看看博弈論的基礎。

54. 暗標競價的問題在於標的物常常被那些犯了技術錯誤的一方贏得,比如殼牌石油支付給貝利奇石油的價格是(另一方的)兩倍。在公開叫價的競標中,你就不可能比輸掉的那一方多付一倍的價錢。

止凡:這個與第53點一起看,大概可以知道芒格對兩種賣東西方法的優劣品評。

55. 我們偏愛把大量的金錢投放到那些不需要我們再做什麼其他決策的地方。

止凡:如果你手持的資金大部份都在市場進進出出,在這市場掉到那市場,那市場掉到這市場,每次買賣都需要決策一番,相信出錯令自己有巨大損失的機會應該較高。香港人很多都是靠物業投資(或自住物業升值)而致富,其中主因就是這筆大量資金都放到沒有太多動作的地方處。

56. 能理解投資的真髓也能讓你成為一個好的企業管理者,反之亦然。

止凡:這個前提是投資真髓是要好像芒格或巴菲特般,像個企業人一樣去看一個投資項目,當每次股票分析也好,物業分析也好,大家都以企業人角度看問題,投資的知識和企業人的知識其實可以互通的。

57. 有件事情很有意思:你可能擁有一家價值100億美元的公司,而這家公司可能連1億美元都借不到。但是,由於公司是上市公司,公司的大股東憑著手裏的小紙片(股票)做擔保卻能借到好幾十億美元。但是如果公司不是上市的,它可能連那些大股東能借到的20分之一的錢都借不到。

止凡:這是上市的極大好處,一直都聽過不少生意人靠投中了標書之後到銀行借錢,或拿生意訂單去借,甚至抵押物業借錢之類,銀行要放貸都有一定限制,而生意人對借貸等流動資金需求很大。而一旦公司成功上市,借貸問題可謂得到解決,同時又有集資能力。

58. 我經常見到一些並不聰明的人成功,他們甚至也並不十分勤奮。但是他們都是一些熱愛學習的「學習機器」;他們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比那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稍微多了那麼一點點智慧。夥計,如果你前面有很長的路要走的話,這可是大有裨益的啊。

止凡:一天天的進步,就算每天只是一點點而已,只要每天都進步一點點,長久下來你會發現很不一樣,這是學習的重要。

59. 不管是對於私有企業的企業主還是上市公司的股東,進行買賣時參考的標準應該是企業內在價值而不是過往成交的紀錄,這是最基本的價值概念,而且我認為永遠也不會過時。

止凡:這一點,投資人自然會明白,不過投機者又會有另外一套概念。例如,買賣六合彩,明明過去出現過的數字跟未來出現的數字沒有任何因果關係,但又會有不少人去研究過往數字出現模式,希望預測未來數字如何出現。投資人則專注買賣東西的內在價值就足夠,這東西過去的成交價意義不大。

60. 巴菲特和我不是因為成功預測了宏觀經濟並且依此下注才獲得今天的成功的。

止凡:芒格和巴菲特已經多次身體力行地證明過,什麼順勢而行之類的道理不太需要,宏觀經濟、股市氣氛,通通都不是他們考慮因素,最重要是股價及其內在價值的差別如何。

(原文出處:http://cpleung826.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8.html)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