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真便宜"是什麼意思?

有這樣幾個標準:

(1)上市公司紛紛回購股票,不是裝模作樣地回購,而是大幅度地回購,窮其資源回購。

(2)大股東們紛紛增持股票。同樣,不是裝模作樣地增持,而是大幅度地增持,窮其資源增持。

(3)新股發行被大量的公司主動叫停,而不是被政府叫停。最好看到這種狀況:幾乎所有的公司都對IPO失去興趣,撤回申請,而政府只好做擬上市公司的工作,施加壓力,逼他們看在國家的利益上申請IPO。最好看到政府部門動員黨員董事長們起模範帶頭作用。

大股東和管理層知道公司的內情遠遠超過我們股民。股民不能自作聰明,要跟著他們做,千萬不能反向操作。比如,他們在拼命上市 IPO,增發,配股,減持,而股民還認為股票真便宜,還傻乎乎地高唱"敢死隊"的戰歌。不可笑嗎?

我覺得,我們的政府官員自己必須懂得資本市場的基本邏輯。他們中很多人的知識和理解還差得很遠,他們只知道審批和喊口號。

其次,我們的政府官員必須懂得股市作為資本主義的工具,是一把非常鋒利的雙刃劍,可以傷害千千萬萬老百姓。我們的官員如果只是慫恿股民當炮灰,那就太淺薄,太危險了。"中國經濟一定會高速增長,投資一定能賺錢"。這種假大空已經害死了一批又一批股民。我們還是給他們一點大實話吧。但是在給他們大實話之前,咱們自己先要弄懂!

股市的職能究竟是什麼?

首先,股票市場跟國內外大大小小的產權交易中心沒有區別。它的最基本的職能是交換產權。它跟農貿市場和大豆交易所也沒什麼區別。它的第二個職能由此派生出來:某些企業想擴大生產,需要發行新股,引進新股東。嚴格講,為了行使這兩項職能,股市每個星期交易半個小時完全足夠了。

我的兩個結論:

(1)股市好壞跟股價完全沒有關係。只要交易所確保交易各方提供的資訊真實準確,並且在自願原則下交易就行了。股市好壞指的是股票交易所服務態度,工作效率,為客戶保密的情況,IT系統是否可靠,等等,與股票指數完全無關。  大豆交易所的好壞與大豆價格的漲跌無關,金屬交易所的好壞與金屬價格的漲跌無關,農貿市場的好壞與蔬菜價格無關。如何衡量中國證監會和滬深交易所的工作?主要是看他們服務態度,服務品質,以及鎮壓欺詐的效力,而不是看股指高低。  相應地,交易所或者中國證監會的官員永遠不要向任何人推薦股票,或者煽動任何人在任何時候購買或者出售任何股票,也永遠不應該鼓吹"基金經理們要做價值投資,購買藍籌股",等等。

(2)在短期內,股市必然是個零和遊戲。張三的利潤只能是李四的虧損。而且,交易不是沒有費用的,而且稅務局也是要撈一筆的。所以,股民要賺錢,只能靠股票背後的企業中長期內為你爭氣。如果你認為你比大多數股民聰明,你也許可以賺他們的錢。但是,股民作為一個集體,不可能通過政府把股市推高來賺錢。這完全是夢想。推高了的股市必然掉下來,它只能幫助那些短期出貨的人賺錢,而讓接貨的人虧錢。

(本文為張化橋先生2012年文章)
原文出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c88c400101pv0y.html

觀文感想:

雖然張化橋先生文章講的是大陸的股票市場,但文章裡邊的觀念卻是大家在投資市場必須思索的道理。誠如張化橋先生所說,我們在想到股票市場是個淘金地之前,先要設想最壞的情況是什麼?自己有辦法忍受嗎?而不是被那些所謂「假大空」的投資美夢所蠱惑了!

文章中也指出了所謂的股市好壞跟股價完全沒有關係,且做為股票市場的主管機關所應專注的是服務態度與工作效率,而不是當起股票推銷員去告訴股民或基金經理人去買賣股票。對照台灣股市相關主管機關的官員近期老是在喊多台股上看多少點,我認為這種作法只會讓那些沒有判斷力的股民們跟著起舞,想要進場大賺一筆,結果將會如何呢?我想就讓時間來證明吧!

另外,張化橋先生談到股市在短期內是一場零和遊戲。對於這一點,我非常、非常贊同!像是《我的職業是股東》以及《用心於不交易》兩本書的作者林茂昌先生,也提到「零和遊戲」簡單地說就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而我們能確保自己在短期內能夠永遠勝出嗎?至少我認為自己做不到。因此,無論是張化橋先生認為「股民要賺錢,只能靠股票背後的企業中長期內為你爭氣。」還是林茂昌先生說:「如果一個人在股市裡所參與的是正和遊戲,那麼他會關心哪些事呢?他會關心公司的獲利能力、業績、經營績效、競爭狀況、客戶動態、產業新知等,就好像自己有個小事業似的。」其實都是告訴我們一個核心觀念:人們想要在股市中穩定獲利,必須關注一家公司長期的價值變化(包含其競爭優劣勢的分析),而不是股價短期的波動。

最後,我以這句話作為結束:「當你把手中的股票看成是一樣為你生息的資產,或許股價的漲漲跌跌你就無須太過在意囉!」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