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5894923_279b2e778b_o

【書摘】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張化橋的股市真話(三)

論企業護城河

股票只不過是上市公司的影子。從長期來看,只要你的公司生意好,股票一定會好。但是公司就像一座城堡,它需要有護城河。不然的話,它很容易被敵人攻破。
有些行業前期投入巨大(固定成本高),因此形成一條很寬的護城河。比如,收費公路、港口、機場和快遞公司(UPS,FedEx)等。
我認為零售和餐飲業都是很不容易做生意的行業,因為它們沒有護城河的保護。客戶太容易叛逃,叛逃的成本太低。不錯,星巴克很成功,但這是例外,而不是規律。股票投資是一個概率遊戲,明智的人不能把錢放在小概率的事件上。
尋找有護城河保護的公司很重要。但時過境遷,我們要注意護城河的乾涸。如果優勢在消逝,我們要勇於承認,甚至棄城逃跑。監管制度的變化、消費者胃口的改變、替代產品的出現都可以摧毀護城河。
分析護城河只是為了幫助長期投資,對於短期炒作的人沒有用處。

論價值投資與高增長(成長)股

價值投資和追逐高增長率的股票被人們認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這種貼標籤的方法實際上有很大問題。比如,價值投資的意思並不是要買爛公司和爛管理階層,也不是要買利潤沒有增長的公司,而是要買好公司,只是在價格上要控制,而且在預測利潤增長率時必須留足空間,不能過分看好。便宜的股票不等於低估的股票(也許便宜是有道理的,而且還便宜得不夠)。這也就是所謂的『估值陷阱』。
價值投資者睡覺一般比較踏實,萬一企業的業績不好,也沒有關係,因為他們在估值時留足了空間。而高增長型的股票如果遇到業績比較失望的情況時,會跌得很厲害。

多數人認為巴菲特是個價值投資者,可是有一本書卻對這種看法提出了有力的挑戰。美國喬治敦大學的一位教授普萊姆‧詹恩在其大作《價值投資之外的巴菲特》中認為,巴菲特實際上既是一個增長型的投資者,又是一個價值投資者,而且更是前者。

巴菲特成功的秘訣好像在於把重心放在公司的增長率上,並且是可持續的增長率,然後再看股票的價格是否足夠便宜。

價值投資的重點是看公司的過去,增長型投資的重點是看未來。而巴菲特的投資方法是兩者都看,而且特別要看未來。

論企業經營

分析企業最重要的變量無非是三個,一是誠信,二是商業模式,三是執行力。

誠信:靜靜觀察公司幾年或聽聽業內的或該公司上下游供應商或顧客以及中下游員工的竊竊私語就夠了。

商業模式:關鍵是要理解每家公司如何生存,如何賺錢,現金如何進帳,隱藏的風險在哪裡。

絕大多數成功的中小企業的最重要和最突出的核心競爭力就是不把「主營業務」當作「宗教枷鎖」,在業務內容和經營方式上靈活善變,當一個產品的生命週期見頂或開始下行時,他們能急流勇退,或者早就採取了「狡兔三窟」的風險防範辦法。

中外企業可歸納為三類:

自然壟斷型(基礎設施和公共事業型):

獨家壟斷經營的總成本小於多家分散經營的成本之合,其特徵是規模經濟非常明顯,且前期必須投入大量不能回收的沉澱成本,常見於公共基礎產業。在我看來,自然壟斷型企業永遠是最佳的投資目標。

曇花一現型:

這類公司一般都有美麗的故事,可是股民進去容易,出來難,一套便是幾年;進入時交易量活躍,一陣風吹過,交易量便停了下來。曇花一現型的企業還包括一些工業和科技企業。他們只要某一個產品大賣,股價就會飛漲,但一旦競爭者加入,價格立馬下跌。此外新的發明、新的監管規則以及消費者的新口味,也可能使本來正常的企業曇花一現。

疲於奔命型:

大多數工業企業,包括消費品製造企業,均屬此類。此類企業需要大量資本支出、面對新的競爭者、變幻莫測的原材料和產成品市場,現金流狀況一般很差。

(內容摘引自: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張化橋的股市真話)



小樂

小樂,天蠍座,台南人,喜歡閱讀與寫作,鼓勵散戶們多作投資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