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券市場上,企業可透過各項管道籌資,如向銀行聯貸、現金增資、發行普通股、公司債或可轉換公司債(CB)等等。其中可轉換公司債(CB)由於具有以下優點,也成為公司喜好的籌資手段之一:
1. 低成本募集:

可轉換公司債的起始轉換價格通常都接近股票的目前市價,因此在未來投資者陸續行使轉換後,便相當於公司以平價發行新股,這要比現金增資的增資價格高出許多(現金增資一般為市價之8-9成)。

2. 改善資本結構:

可轉換公司債到一定期間後轉換為股票,可以減少負債增加資本而改善資本結構,同時較無一般公司債到期時須籌措資金償還之困擾。

3. 減少每股盈餘的稀釋:

以增資方式籌措資金將會立即增加普通股股數,對於每股盈餘會產生稀釋壓力,且對於股價也會發生不良影響。但可轉換公司債之轉換權利因日後逐漸分割行使,故對於發行公司股價壓力較為分散,同時也不會立即引起股權變化,對於發行公司普通股的每股盈餘的稀釋有延遲的作用。

4. 利息低且可節稅:

可轉換公司債之利息較普通公司債為低,故公司的利息負擔較輕,且利息可以作為節稅之工具。

5. 適合高成長型公司:

對於小型且產業具成長性的公司,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因附有認股權證,較能吸引想獲得資本利得的投資人認購。

另一方面,對於投資人而言,由於可轉債具有股權與債權的特質,只要公司在沒有倒閉的疑慮之下,股價上漲有轉換利益的想像空間,即使價格下跌公司仍須依可轉債的票面價格予以贖回,可說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投資工具。然而可轉換公司債對於投資人也非全然有利無害,其缺點為:

1.難以估算轉換價值:

可轉換公司債具有債券及股票的雙重特性,因此對於其轉換權利的價值較難估算,而影響投資決策的正確性。

2.利息通常較低且需課稅:

可轉換公司債因具有轉換為股票的權利,因此其票面利率將較一般公司債為低,故當公司股票市價未達轉換價格時,投資者只能獲得較低的利息收入,且這項利息收入需課利息所得稅,對於稅率級距較高的投資人有不利的稅賦影響。

3.轉換到拿到股票之間有過渡期:

可轉換公司債轉換後,並非直接得到普通股,而是拿到權利證書。這之間需5日的作業流程,而這5日間並無法買賣。轉換後的權利證書通常在市場上仍須面對流動性不佳的問題,使得價格相對於普通股股價而言通常會有約5-15%的折價,這種折價需在每年固定的轉換時點拿到普通股之後才會完全消失。

(以上資料擷取自網路)

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發想,如果公司發行可轉債是為了還債減輕營運壓力,或是取得資金以擴大營運規模,都有助於企業的正向發展。以國內上市農藥公司興農(1712)發行可轉債為例,從其公開說明書中我們可以看到興農發行可轉債是為了償還銀行借款,並達到節省利息支出的目的:
再看一下興農前三季的資產負債表:

 

由上表看來長期負債有增加之趨勢,雖然可轉債被列在長債的部份,但能達到減少利息支出的作用,也是值得肯定的!
接著,我們再看另一家上市有線電視公司大豐電(6184)發行可轉債的用途:
     由上表可知大豐電(6184)發行可轉債是為了長期股權投資以及購置數位機上盒及網路優化設備,看起來都與本業相關,應無可挑剔處。可是就在102年11月15日,公司發出一則重大訊息如下:

這一則公告揭露了其子公司欲取得貨幣基金11.9億元,剛好與可轉債的發行金額12億元非常接近。這就不免讓人懷疑究竟公司取得資金是為了經營需求,還是為了投資與本業無關的貨幣基金?若是大費周章地發行可轉債,只是為了取得資金做短期投資,給與投資人的觀感就不是很正面。企業以可轉債進行籌資本來就無可厚非,但在實際運用資金時,若能言行一致,當能給與投資人較佳的信賴感!

關於大豐電(6184)可轉債討論問答:


小樂:

忠孝對於大豐電的做法如何看待?

李忠孝:

原則上,不缺錢的時候才借錢算是合乎常情。 關鍵還是在於公司對於未來的規劃是否能提升其競爭力。但客觀看來,大豐電相較凱擘以及中嘉兩大對手來說顯得實力非常懸殊,加上後兩者有代理頻道的優勢,大豐電即便能跨區恐怕也會有很大的挑戰!

小樂:

本業競爭不如人,所以發展業外投資是嗎?

忠孝:

公告上來看,應該還是要往本業發展,投資貨幣型基金只是讓發可轉債取得的資金做 parking 用的!

註:李忠孝為孝話一籮筐部落格版主

(http://tkuewlch.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