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摘自塞思卡拉曼的安全邊際簡體版第五章:

沃倫•巴菲特喜歡說的第一條投資原則是“不要虧錢”,第二條規則是“永遠也不要忘記第一條原則”。我也認為防止出現虧損應是每個投資者的主要目標。這並不意味著投資者應永遠也不要承擔任何可能出現虧損的風險。實際上“不要虧錢”意味著經過幾年之後,投資組合中的本金不應出現明顯虧損。

風險得視支付的價格而定。如果有足夠多的投資者相信股票將在長期內提供更高的回報,他們可能會將錢投入股市,並將股價推高至無法提供更高回報的水準。由股票在資本結構中所處的地位所帶來的虧損風險因購買時支付的價格上漲而惡化。

堅持獲得哪怕是相對一般的回報率是讓你的資產實現複合增長的最重要因素。由複利的重要性可以推斷出一個必然的結論,那就是即使只出現過一次巨額虧損,也很難讓你恢復過來,因為這種虧損會讓之前好幾年所獲得的投資成功的巨額回報毀於一旦。換句話說,與獲得波動很大的回報,有時甚至可以獲得巨額回報,但卻需承擔本金出現損失的巨大風險相比,通過在風險有限的情況下取得不錯的回報更能讓投資者取得出色的回報。

本書中一再強調一個觀點就是,未來是不可預測的。沒有人知道經濟是否會萎縮或者增長(或者增長速度多快)。通脹率將會是多少,以及利率和股價是否會上升或者下跌。因此,那些試圖避免損失的投資者必須讓自己在各種情況下存活下來,甚至實現繁榮。霉運可能會降臨到你頭上,你可能會犯錯。河水漫過堤岸的情況一個世紀內可能只出現一兩次,但你依然每年會為自己的房屋購買防洪險。同樣,經濟大蕭條或者金融恐慌一個世紀內可能只出現一兩次,且惡性通脹可能永遠也不會破壞美國經濟,但因知道確實可能會發生金融災難,穩健、有遠見的投資者會據此來管理自己的投資組合。如有必要,投資者必須願意放棄短期內的回報,以此作為對意想不到的災難所支付的保險費。

選擇避免蒙受損失並不是一個完整的投資策略。它完全沒有告訴我們應該買什麼和賣什麼,哪些風險是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規避虧損的策略並不意味著投資者應當在投資組合中持有所有,甚至是一半的美國國債成者擁有大量的黃金來緩衝。相反,投資者必須意識到世界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有時這種變化非常劇烈。未來可能與現在或者不遠的過去有著很大的區別,投資者必須為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好準備。

許多投資者錯誤地位投資設定了一個具體的回報率目標。不幸的是,設定目標並不會對實現目標提供任何幫助。事實上,無論目標是什麼,它都可能無法實現。假設你宣稱希望獲得每年15%的回報率,但這一聲明沒有告訴你該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投資回報與你工作時間多長、工作多麼努力或者賺錢的願望有多強烈無關。挖溝的工人可以通過加班l小時而獲得額外的報酬,產量越多,計件工所賺到的錢就會越多。投資者無法通過更努力的思考或者工作更長時間來實現更高的回報。投資者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遵從一種始終受到紀律約束的嚴格方法,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將獲得回報。

為投資回報設定目標會導致投資者只關注上漲潛力而忽視了下跌風險。根據證券價格所處的水準,投資者可能不得不承擔巨大的下跌風險才能有機會實現預先設定好的回報目標。如果美國短期國庫券的收益率為6%,那麼久無法從持有這種證券中獲得更高的回報率。如果30年期的政府債券收益率為8%,通過利率下降所引起的價格上漲,持有這種債券的投資者可能暫時實現每年15%的回報率目標,然而,如果將這些債券持有至到期,那麼回報率仍是8%。

長期來看股價也受到企業表現的束縛,儘管這種束縛可能較之對債券的束縛要寬鬆。如果熱門股的價格得不到潛在價值的支持,股價最終會跌下來。那些在反映了過於樂觀假設的價位買入的人會蒙受損失。

投資者應當對風險設定目標,而不是給回報設定一個目標,哪怕這個目標非常合理。美國短期國庫券是最接近於無風險投資的資產,因此,美國短期國庫券的利率被看作是無風險利率。因投資者總是可以選擇將自己所有的資金投到美國短期國庫券上,只有在取得較那些無風險回報更高的回報的前景非常明確時,才可以進行有風險的投資。這並不是說對美國短期國庫券有投資偏好,相反,你會更願意投資出色的替代工具。只有當對風險完全做出補償之後還有更多的回報時,這些替代工具才是出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