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2013年致股東的信全文

2012年,伯克希爾的總收益為241億美元。我們用了13億美元回購公司股票,這使得我們的資產淨值增加了228億美元。A、B類股票每股帳面價值增長了14.4%。在過去的48年,我們的帳面價值從19美元增長到114214美元,年複合增長為19.7%。

過去的一年伯克希爾有很多的好事情,但是似乎應該先說說不太好的。自1965年我掌管伯克希爾開始,我從未想過能夠一年能夠獲得241億美元的收益,一些比較我們已經在第一頁有所呈現。

但是這個表現並不盡如人意,在過去48年中,這是我們的帳面價值上升幅度第九次跑輸標普的上漲幅度(包含股息和價格上漲),值得一提的是,在這9年的八個年頭裏,標普指數上漲幅度超過了15%(譯者注:伯克希爾跑輸的9個年頭只有2004年標普上漲10.9%),我們更擅長逆勢投資。

如果以5年為週期,過去的48年裏有43個這樣的週期,到目前為止,43個5年週期,我們還沒有一次被標普打敗過,然而,這次可能有點不一樣,如果2013年標普繼續高歌猛進,哦,NO,我們這個記錄將可能被打破。(譯者注:1、過去四年伯克希爾已經有三年跑輸標普;2、過去四年為週期的話,標普也已經跑贏了伯克希爾;3、巴菲特早年說過,在指數小幅上漲或者下跌的背景下,跑贏往往不成問題,但是猛烈上漲的年份卻很難)

不管伯克希爾表現如何,有一件事情你無論如何都要堅信,那就是查理和我都不會改變我們投資的尺規。而以比標普上漲更快的速度提升伯克希爾的商業價值是我們的工作,如果我們做到了這一點,雖然不可預知,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是的,是最終伯克希爾的股價上漲也將超越標普的上漲幅度。而如果不幸,我們沒有做到這一點,我們的管理對於我們的持有者而言是毫無價值的,因為他們完全可以直接買入成本更低的以標準普爾為標的的指數型基金。

查理和我都始終堅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伯克希爾的內在價值增長速度能夠小幅的跑贏標普指數。我們的自信是因為我們有著一些強大的企業,一個強大的管理團隊以及以投資者利益為導向的企業文化。當市場下跌或者小幅上漲的年份,相比較而言,我們一定是更棒的,但是在過去幾年的這種高歌猛進的市場裏,我們很難打敗市場。

不過,似乎我們的運氣在今年有所好轉,我們在2月份聯手3G資本收購了亨氏,我們一半股權,這個由巴西著名的商人和慈善家豪爾赫·保羅·雷曼領導的3G資本占一半。

這是再好不過的企業了。保羅和我是老朋友了,他也是一個傑出的管理人士。保羅他們和伯克希爾各出資40億美元購買普通股,而伯克希爾還將出資80億美元購買優先股。這些優先股除了能獲得每年9%的股息意外,還將享有如下的兩個優先權:1、在某些時點,他可能會出現一個明顯溢價的回購(譯者注:還記得08年投資高盛的50億美元優先股嗎?);2、這些優先股讓我們優先享受購買亨氏5%股權的權利。

我們大概一共投資了120億美元,但是我們仍有足夠的現金,而且現金額還在快速增長。查理和我已再次踏上征途,繼續尋找大象。

現在該說說好的了。

為我們提供利潤最多的五個非保險類企業:BNSF(伯靈頓北方聖達菲鐵路),Iscar(伊斯卡切削工具),lubrizol(路博潤特種化學),Marmon(美聯集團)和中美能源將會在2012年為我們提供超過超過100億美元的稅前利潤,是的,他們做到了。儘管美國經濟形勢不佳,甚至還拖累了全球經濟,我們的五大金剛還是在2012年度利潤比2011年度增長了6億美金,合計達到101億美元。這一些企業裏,我們在八年前就控股了當年只有3.93億美元稅前利潤的中美能源,隨後我們用全現金交易購買了這五家中的三家。在購買第五個企業BNSF的時候我們用現金支付了所需資金的七成,剩餘金額以增發6.1%的股票來支付。因此總計給我們貢獻97億美金利潤的五家企業只帶給我們股東權益少量的稀釋,這個更符合我們不僅要增長,更要增加每股利潤的的目標。

除非遇到我們沒有預期到的美國經濟崩潰,否則由5位傑出的執行官掌管的我們的五大金剛應該在2013年度獲得更高的收益。

儘管在2012年我本人沒有做成一項重大的並購,但是我們的子公司的管理者們做的那就好太多了,我們的“補強型”並購創下了記錄(譯者注:bolt-on這裏的意思是指那些對公司有益的並購),我們用230億美元購收購了26家公司,並讓這些新並購的公司磨合進了現有業務。在這些交易中,沒有新發行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票。

查理和我當然愛極了這些並購,既不需要總部承擔,又使得子公司的管理者們更有餘地發揮。

而我們的保險業務更是大放光彩,在向伯克希爾提供了730億美元的浮存金進行投資的同時,他們還實現了16億美元的承保利潤,這已經是連續第十個年頭實現承保盈利了,他們太棒了。

蓋可(政府雇員保險公司)作為保險業務的引領者,繼續擴大市場份額的同時又堅持了我的一貫原則(譯者注:此處的discipline不能簡單翻譯成紀律,巴菲特在多次信中提到寧可要利潤也不要盲目的擴大規模,此處專指他的這個一貫原則)。自從1995年伯克希爾全面控股蓋克以後,蓋克在個人汽車保險市場的份額從2.5%增長到了9.7%,保費總額則從28億美元提升到167億美元。嗯…我相信,更多的增長近在眼前。

蓋可的優異表現自當歸功於托尼和他的27000名夥伴們。不僅如此,我們還應該繼續拓寬我們的護城河。或許是漫漫長夜,抑或是颳風下雨,抑或是滿路泥濘,不管是多大的困難都不能阻止他們前行的道路,他們正用他們的實際行動告訴美國人,如果你去GEICO.com將會是多麼的省錢。

當我計算上天給我的恩賜的時候,我是多麼的希望它賜給我兩個蓋克。

陶德康布斯和泰德威施勒,他們是我們的兩位新的投資管理人,他們的優異表現證明了他們的腦袋瓜很聰明,投資模式很完整,而且對於伯克希爾在投資組合管理方面很有幫助,還非常適應我們的企業文化。能夠得到這兩位優秀的投資管理人,我感覺就像中了大樂透一樣,2012年他們的管理的組合跑贏標普500指數超過了10%,在他們面前我遜斃了。

不出大家的預料,我們已經給這優秀的二位每人都增加50億美元的投資管理額度(其中還是我們下屬公司的養老金)。我和查理離開以後必然由這兩位還算年輕的牛人來掌管我們巨大的投資組合。等到他們接管的時候我認為你們可以繼續高枕無憂。

在去年我們雇傭職工人數增長了17604人,所以到去年年底我們雇傭的職工就已經創紀錄的達到了288462人(具體資料可以在年報106頁看到)。不必驚慌,我們總部人數還是一成不變的24人。

我們的四大企業:運通、可口可樂、IBM和富國銀行也都是好年景。在這一年裏這四個公司裏我們的所有者權益都有所增加。我們還增加對富國和IBM的股票持有量(富國在11年基礎上的7.6%增加到現在的8.7%,IBM從5.5%上升到6%),當然可口可樂和運通回購股票使得我們持有權被動上漲。我們在可口可樂的持有量上升0.1%到8.9%,我們在運通的所有者權益從13%上升到13.7%。未來我們在上述四家公司的所有者權益很有可能繼續增加,借用梅·韋斯特的話就是好事越多越精彩。

這四家企業擁有了不起的好生意,而且他們還被天才的並且還考慮股東利益的領導層管理,從我們企業自身角度來看我們寧可要優秀企業的一部分也不要平庸企業的全部。我們在資金分配上的靈活性使得我們相對於其他只能用他們自由資金做並購的企業有巨大優勢。

截至去年底,2012年我們在四大企業上賺了39億美元,在財報中我們向你們彙報我們只收到11億,但是我們沒有出錯:另外我們沒有向您彙報的28億元和我們已經記錄在案。

這四大企業利潤經常會被用來回購,這樣會提高我們未來的收益,當然也不排除企業用於他們已經發現的有優勢的項目。光陰荏苒,我們期望從這些投資公司賺取的更多的利潤。如果我們被證明是正確的,那麼分給伯克希爾的股息將增加,更重要的是,將實現我們的未實現資本收益(截至年底四大企業約有267億元)。

去年有一大批執行官們在面對如何進行資本分配決策的時候擔心流動性而焦頭爛額(儘管他們很多人的企業創了盈利和現金的新紀錄)但是作為我們公司來說我們沒有他們的擔心,我們在2012年花費了創紀錄98億美元在工廠和設備上,占了全美國這項投入的88%,我們這項花費比我們之前最高的2011年還增加了19%。無論專家們怎樣說,查理和我喜歡投資大筆金錢在有利可圖的項目上,聽他們的話,還不如聽加里艾倫新的鄉村歌曲 Every Storm Runs Outo f Rain。

我們會一步一個腳印,13年我們很有可能在資本支出上創造新紀錄。美國遍地都是機會,到處都是黃金。

我的CEO同仁們:未來唯一確定是就是不確定,事實是從1776年美利堅獨立以來一直都在面對未知。只是有時人們將注意力集中在一直存在的無數不確定上,而在其他時候,他們忽略他們(通常是因為最近一直平安無事)。

隨著時間的流逝,美國的企業將向前發展,同樣確定的是股票將會上漲。因為它們的命運是和企業的業績緊緊相連的。週期性的衰退將會發生,但是投資者和企業管理者在玩一個對他們極為有利的遊戲(在20世紀,道鐘斯工業指數從66點上升到11,497點,驚人的17320%的增長,儘管經歷了4次昂貴的戰爭,經濟大蕭條和多次經濟衰退。另外不要忘記,除了指數的成長,投資者還享受了大量的分紅)

因為這個遊戲的基礎是如此有利,查理和我相信,嘗試按照所謂專家的撲克牌預測,跳進跳出商業活動是一個可怕的錯誤。置身遊戲之外所冒的風險要比在遊戲內的風險大得多。

我自己的歷史提供了一個戲劇性的例子:我第一次購買股票是在1942年春天,當時美國在整個太平洋戰區遭受了重大損失。每天的新聞頭條都在講述更多挫折。即便如此,沒有人談論不確定性;我認識的每一個美國人都相信我們一定會勝利。

從那段危險的時間到現在,美國的成功讓人困惑: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從1941年到2012年翻了兩番。在這段時間內,每一個明天都不確定。美國的命運卻一直清晰,不斷增長的財富。

如果你是一個CEO手握一些巨大的富有盈利前景的專案,卻因為擔憂短期經濟狀況而被擱置,給伯克希爾打電話,我們來幫助你解決負擔。

總而言之,查理和我希望通過以下手段構築每股內在價值,(1)不斷提高我們分子公司的賺錢能力;(2)通過附加收購進一步增加他們的收益;(3)分享我們投資企業的成長;(4)當伯克希爾的股價大大低於內在價值時回購股票;(5)偶爾的大型收購。我們會儘量嘗試為你尋求最優方案,可能很少,如果有的話,也會發行新的伯克希爾的股票。

這些磚塊構築在一個堅實的基礎上。今後一個世紀,BNSF和中美能源仍將在美國經濟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此外,保險行業對於個人和商業將永遠是至關重要的。在這個競技場上沒有公司能比伯克希爾能提供更多的資源。當我們看到這些優勢時,查理和我認為我們的公司前景廣闊。

另外一件讓我不滿意的事情是,2012年在重大並購方面,我一無所成,我追幾隻大象追得滿頭大汗,結果是兩手空空。

(資料來源:http://www.firstrade.com/landing/buffet/tab2.php)

相關網站:http://finance.ifeng.com/stock/special/buffett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