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豪專訪(影音及文字轉載)

林書豪專訪(影音及文字轉載)

 

林書豪上周日接受柴靜的專訪。

上個賽季,林書豪為NBA書寫了最讓人驚喜的故事,成為這個世界的傳奇。近日,來到內地的林書豪接受了央視《看見》欄目的專訪,和主持人柴靜一起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和心聲,他說這一年,自己學會了忍耐,經歷了絕望,在失敗中身心更加強壯,這一年,他反覆念誦,「在患難中也要歡歡喜喜,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

 

姚明替代品?不在乎

 

記者:第一次聽到「林來瘋」感覺如何?

 

林書豪: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一周之後我意識到,大家都在這麼說,那時我想,哇,這個詞紅了。

 

記者:被歐巴馬誇獎和被拿來和喬丹做比較,哪個更讓你興奮?

 

林書豪:歐巴馬的誇獎讓我受寵若驚,我知道他也是哈佛的畢業生。把我和喬丹比較,對我意味很多,因為喬丹是我最喜歡的球員。

 

記者:有人說,你這麼受關注,是因為你是亞洲人。如果是黑人,可能不會有這麼多人關心你。

 

林書豪:作為亞洲人,讓我的故事更吸引人,更有新聞價值,更珍貴。但作為亞洲人,意味著我必須打得更久,不斷成功,才能贏得同樣的尊重。

 

記者:也有一種聲音說,你的成功是因為NBA要製造一個明星,要替代姚明,為了中國的市場。

 

林書豪: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

 

記者: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它(籃球)?

 

林書豪:它是一種很自然的事情。無論我在哪打球,它就像是我釋放的渠道,我可以逃避世俗的一切。好的時候,不好的時候,我都跑到體育館,它是我的避風港。

 

高中太矮,怪父親

 

記者:有些人說你永遠不可能進NBA,不會有亞洲人能夠在那裡打球。

 

林書豪:我跟他們說他們是錯的,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總是對自己說,我能打多久就打多久。

 

記者:所以說你是一個頑固的傢伙?

 

林書豪:是的。但我覺得,如果你想變得偉大,你就必須有一點頑固。

 

記者:你上高中的時候才1.6米,很多女生都比你高,你會為這個受折磨嗎?

 

林書豪:是啊,這挺不幸的。我的很多朋友都比我高,我就像一個小嬰兒,他們會拍我的頭。

 

記者:那你一定很煩。

 

林書豪:是的,我總是很生我爸爸的氣,他太矮了。

 

記者:你這麼說對他太不公平了。

 

林書豪:對一個女人來說,我媽媽已經很高了,所以我爸爸承擔80%的責任,我媽媽20%。我自己沒有責任。但最後我長高了,所以我想我需要道歉。

 

記者:高中為何被教練踢出訓練?

 

林書豪:我討厭訓練。我只想比賽,我愛比賽,真正的比賽。我總是覺得大家太看重訓練了。

 

記者:進入哈佛之後,有球員喊你「中國佬」,什麼感受?

 

林書豪:有幾次我很不安,很憤怒。所以我告訴裁判,這樣的話我無法完成比賽,你必須讓他們趕緊停止。

 

記者:否則呢?

 

林書豪:可能會做傻事。當時太傻了。

 

記者:哈佛歷史上,總共出過8位美國總統,隻出過2位NBA球員,最近的一位是50多年前的事了。你的朋友會不會勸你說,你去了哈佛的話,你當總統的可能性都比你進NBA要高?

 

林書豪:別人告訴我,我不能做什麼,我就想把它做得更好,這就是頑固吧。我生來好勝心就很強,一切都是比賽。

 

記者:一定要贏?

 

林書豪:對我來說,贏很正常,所以如果沒有贏,那肯定有什麼不對勁。

 

不敢見經紀人怕被炒

 

記者:NBA選秀落選後的感受如何?

 

林書豪:很生氣,失望和傷心,很多的消極情緒,很多困惑。

 

記者:落選當天,你和家人買了150多根辣雞翅,你一個人就啃了40多根。為什麼會選雞翅呢?

 

林書豪:因為它真的很美味。我無法長時間連續吃雞翅,因為它的皮很肥厚,但這次是個例外吧。

 

記者:你吃了之後會感覺好受點嗎?

 

林書豪:心理上好受點,但身體上很難受。我覺得自己吃太多了。

 

記者:加盟勇士後,你很少獲得機會,然後被裁掉,接著加盟火箭,不到一個月,又再度被裁。

 

林書豪:那一年很困難,說實話,我沒有做好準備。一場接一場的比賽,全是糟糕的比賽。以前我很喜歡比賽,但那時候我討厭比賽。那是我第一次有這麼高的曝光率,這麼高的關注度。我身上背負了每個人的擔心和期待。

 

記者:你想讓每個人都高興,對嗎?

 

林書豪:對。我覺得這不是正確的打球方式,這樣我打不好。

 

記者:你曾在日記裡寫道,你寧願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難道你那時候都不想再打籃球了?

 

林書豪:是,我希望可以甩開一切。

 

記者:2012年2月5日的比賽,不出意外的話,將是你在尼克的最後一戰。但主力球員受傷,教練給了你一個上場的機會。

 

林書豪:每次教練或者經紀人,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我都會朝另一個方向走去,來迴避他們。我會轉過頭偷偷看他們,看他們會不會隨時炒掉我。

 

記者:在那天上場之前,你有沒有對自己說過什麼?

 

林書豪:我告訴自己,這是我最後一場比賽。我會上場,用自己的方式打球。

 

記者:你的表情就像參加一場戰爭。

 

林書豪:但隨著比賽的時間越來越長,我開始慢慢放開。這一年半的不得志,在這一晚釋放出來。我不斷叫喊,尖叫,所有那些漫長的夜晚,那些因自己的糟糕表現而失望失眠的夜晚,都在那個夜晚釋放出來。那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

 

記者:這場比賽裡,林書豪砍下25分、7個助攻和5個籃板,帶領尼克擊敗籃網。而在這場比賽之前,林書豪還寄住在隊友家的沙發上。這個沙發有多長?

 

林書豪:如果我是大約6英尺3英寸(約2.1米),那沙發可能是4英尺(約1.3米)。所以我的雙腳和頭有1英尺(約0.3米)在外面。

 

柯比的話讓我不舒服

 

記者:2月11日尼克打湖人,你們兩個(林書豪和柯比)見面的時候,碰了一下手,但好像誰都沒有看誰,為什麼?

 

林書豪:就是祝他好運。我不想過於尊重他,也不想不尊重他,就像平時比賽就好。

 

記者:你心裡對他有畏懼嗎?

 

林書豪:他在賽前說過一些話(柯比曾說自己都不知道林書豪幹了什麼),讓我有些不舒服。但和他打比賽還是很激動。那一次我真的很想贏。

 

記者:全場林書豪砍下38分,率領尼克擊敗湖人。全場球迷高呼「MVP」,你是什麼感覺?

 

林書豪:每次他們這麼說,我都會罰丟球,我在想,天啊,我不敢相信他們這麼說。然後我投球,走神了,球就罰丟了。我不想被這麼說,我會罰丟的。

 

記者:2月15日絕殺暴龍那場比賽,你不覺得(最後時刻)壓力很大嗎?

 

林書豪:不會。你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開始倒數,三二一。然後你投球。

 

記者:你控制那球,一直很慢,一直到最後0.5秒,你那個時候覺得你能控制住這個球嗎?

 

林書豪:我知道我要投。不管我是否投中,當球穿過籃框的那一刻,計時表上應該顯示0分0秒。

 

記者:你進球後為啥不斷地點頭?

 

林書豪:我不知道。我就覺得我們還在這兒,還會一直向前,我們還會贏。

 

要讓職業生涯成為奇蹟

 

記者:今年我看你在場上跑的過程中,你會忍不住笑,為什麼?

 

林書豪:我以前從不在球場上把情緒表現出來,但經過那痛苦的一年,這麼多事情發生了,有時我無法忍住自己的興奮和喜悅。我就把它表現出來。

 

記者:你現在在場上會覺得快樂嗎?

 

林書豪:我覺得,比賽的快樂回來了,自己的感情慢慢得到釋放。

 

記者:但比賽就是有贏也有輸,你還會跟以前一樣,打好球就很快樂,打不好球就不跟任何人講話嗎?

 

林書豪:算是吧,但比以前好一點了。

 

記者:我記得你以前說,「我真的真的真的很討厭失敗。」

 

林書豪:我現在還是很討厭失敗。但不同的是,我現在視失敗為成長機會。

 

記者:率尼克7連勝後,林書豪的狀態開始回落,ESPN的一位編輯用「穿上盔甲的中國佬」來形容你,後被ESPN開除,但你還邀請那位編輯共進午餐。

 

林書豪:因為這些東西現在不再重要,不會讓我煩惱。我更關注自己,少關注其他人怎麼說我。在苦難中尋找快樂,它讓你堅韌不撥,塑造性格,帶來希望,極少人能苦中作樂,但如果你能做到,你就找到了出路。

 

記者:你還需要這樣提醒自己嗎?

 

林書豪:是的。每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找到渡過難關的辦法,是鍛煉強大內心的唯一途徑。在逆境中把握自己,找到戰勝它的辦法。

 

記者:有人說你運氣很好,所以才有「林來瘋」,你怎麼講?

 

林書豪:別人會說這是運氣,我會說是天賜或者奇蹟。

 

記者:你會擔心有一天運氣沒了嗎?

 

林書豪:不,我盡量不這麼想。

 

記者:你才24歲,有一個很傳奇的開頭,這個故事將來會是怎麼樣?

 

林書豪:我已經成為了一場球的奇蹟,一周的奇蹟,一月的奇蹟,現在我是一年的奇蹟。我的終極目標是成為職業生涯的奇蹟。我不知道我有多大的潛能,但我會發掘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