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六零、七零年代,正是台灣經濟起飛之時,當時一個紡織工廠的女工一個月的薪水,甚至比初任公務人員還高。而我的父親在那個時候擔任一家紡織工廠的主管。民國八零年代,隨著兩岸的交流,許多產業迫於成本因素,紛紛轉進大陸設廠,父親也遭到任職的紡織工廠遣散了。之後父親轉而到一家工廠擔任司機,薪水當然不比從前。
記得有一陣子台灣風靡六合彩的時代,父親聽從當時一位同事阿姨的話,簽賭了幾組號碼。意外的,那一次的六合彩簽賭居然讓父親中了五十萬!雖然幸運中了彩金,但父親並沒有因此沉迷。有一次,當初幫父親報明牌的那位阿姨找上了父親,說是要請父親跟他合資到大陸開設紡織公司。當時父親基於報恩的心理,答應阿姨拿出資金成為公司創始的三位股東之一。
新的公司落腳於大陸連雲港,父親也前往大陸新公司參加動土典禮。父親本來預期新公司三年後才會有盈餘,沒想到在阿姨的經營之下,第一年就有小幅獲利,此後幾乎年年賺錢。父親說,當初投入的金額如今都已回本,每年都還有公司的盈餘紅利入袋,這是他原先想都沒想過的。
父親的這一次創業投資,純粹是擔任提供原始資金的股東,並未介入公司的經營,甚至鮮少前往大陸的公司。他純粹就是相信阿姨的經營能力,他說:「即使失敗了,至少我們家還能過得去,不像阿姨一個人在大陸拼,很辛苦,所以我願意完全放手讓她去拼!」想一想,假如沒有當初這位阿姨的明牌,父親也沒有這一筆50萬的橫財,而要不是父親基於感恩回饋的心情,也不會有後來新公司的誕生及獲利!一個事業的成功,無非是很多機遇與要素組成的,也許父親創業投資的例子,可以給大家不同的啟發!

附錄:公司相關報導


工資飆 台商針織廠 擴大外包突圍 為壓低成本,金麗奇更透過專人託運,連貨車運費也省了
新聞日期:2008-11-18 資料來源:工商時報

  近年來,大陸工資漲幅驚人,嚴重侵蝕了不少台外商的利潤空間,位於連雲港的金麗奇針紡織品公司,採取以外包形式為主的經營方式,在訂單減少、工資上漲雙重壓力下,仍能維持基本營運,並藉此避開全球不景氣。

  據金麗奇總經理黃美金表示,以純手工織造的馬海毛線帽、披肩、手提包與圍巾等產品,是這家台資企業的出口主力。即使是在近年來工資漲了大約30%,但由於蘇北地區的工資相對蘇南仍低了許多,並未出現一般中小企業搬遷或倒閉的現象。

  由於外有印度,內有許多民營企業的競爭,這家台資針織廠商外包的範圍,從連雲港附近的灌南、灌雲一帶,擴大到江蘇省以外的臨沂、華陽與沂蒙等偏遠地區。

  為了要壓低成本,在連雲港設廠近10年的金麗奇,還透過綿密的運送系統,讓針織的原料與成品,能以低廉、快速的方式,在蘇北與魯南一帶流暢的轉運。

  黃美金透露,金麗奇在各加工地區,都設有接收站;由於手工針織的體積不大,有時成品與半成品,只需要透過專人以搭乘客運方式接送,就能抵達目的地,甚至連請貨車運輸的費用都省下來了。

  目前金麗奇生產的手工針織品,其中有80%銷往日本,另外20%則是進軍歐洲市場;不追求精緻的美國市場,反而是這家台商公司不願開拓的區域。

  此外,由於印度的崛起,10年前,這類的針織產品,大約從中國大陸出貨的就占了90%,印度只能瓜分到10%的市場占有率,但經過高成長後,現今印度與中國則是各占半壁江山。

  在手工針織產品的總體成本支出上,人事費用比重最高,一般來說,大約占了一半到三分之二都是工資支出,其他才是原材料費;目前金麗奇的原材料幾乎都來自蘇南,配合蘇北的較低廉工資,還有當地方便的港口設施,不論是出口或是區域內的外包配送,省下的成本相當可觀。

  由於手工針織產品的淡旺季相當明顯,每年的5月到9月都是出貨旺季,工廠與外包的家庭代工都忙成一團,但10月到4月則是淡季,雖然許多都忙著補休假,但這段期間的接單情況,則是決定下一個年度的營運良窳。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