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摘引並整理自「The Money Game」一書(中文書名:金錢遊戲 作者:亞當斯密/商周出版)第十章「過去的股價走勢能否預見未來」:

1.技術分析是一種有形、用肉眼可以觀察的方式,如果不能知道「其他人正在做什麼?」,至少可以知道「其他人已經做了什麼?」。

2.一張圖可以讓你很便捷地察看發生什麼事,告訴我們價格變動的範圍以及成交量。

3.如果大家可以依靠這些圖表做出投資判斷,那確實會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世界,但是如果事情真的這麼簡單,那麼積極投資人只要擁有這些圖表,那這場遊戲就結束了。

4.如果技術型線圖只能反映已發生事件,那麼也沒什麼值得興奮的。他們只會用來作為穆迪或標準普爾股市統計手冊的附件而已,因此對於技術線型圖表能夠指出未來走勢,一直都存在爭議。

5.技術分析有個潛在的假設,那就是昨天的真實到了明天也是真實的,也就是歷史會重演。

6.圖表專家的論點是,過去的模式可以告訴我們未來的模式,因此他必須說市場大盤(一組平均數字)或是一檔特定的股票未來會上漲或下跌,而且非常容易檢查他們的預測對不對。

7.技術分析的假設是你應該關注這些圖表,因為已經採取行動並因此創造這些圖表的人比你還聰明,或是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8.過去的走勢真的可以預測未來嗎?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個方法很快就失效。因為當每個人都知道某件事情,就跟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一樣。市場很快會變得太有「效率」,也就是說,現在價值與未來價值的差距,很快就會因為預測工具而消失。但是圖表專家就像德爾菲的神諭(註)一樣,必須持續發布預測性的格言,創造如宗教般的異端與虛偽空話。

9.即使技術分析的天生預測品質不佳,但還是一個有用的工具。一張技術線型圖表能提供股票特性的即時樣貌,不論他的步伐踏的是小步舞曲、華爾滋、扭扭舞或是最新的搖滾曲風。圖表有時也會告訴你舞者的舞步似乎已經改變。

10.技術分析圖表可能不符合圖表專家和圖表銷售業者的要求,但是他們試圖描述蓄勢和轉手階段的行為,已經成為華爾街用語的一部分。……圖騰也許是迷信,但是如果迷信是故事場景的一部分,而目的是要預測群眾的行為,那麼了解這些圖騰必然會成為預測的一部分。

11.所有的技術分析圖表都有一個論點可以單獨檢視與檢驗,那就是過去的走勢有助於決定未來的走勢,而技術線型圖表可以顯示這種動能。所有圖表專家為了推斷並展現股價的動態,必須針對不同時間的股價畫出一些線,可能是平均線,也可能是高點互相連結、低點相互連結、或是高低點連結的線,然後假定股票(或類股)很有可能沿著這條線發展。

小樂總結:
就以上文字可以整理出作者對於技術線圖可以預測股價走勢是持否定意見,但他承認技術分析仍是有用的工具,主要著眼於技術線型圖表能提供股票特性的即時樣貌,或者其股價趨勢的改變。

維基百科-菲爾德神諭:

德爾菲神廟的核心,叫做「阿底頓」(adyton)。在此,皮媞亞負責傳達阿波羅的神諭。在希臘神話中,德爾菲是世界的中心。因此在「Adyton」內豎立著一個錐形石柱,稱為

翁法洛斯(意指「大地肚臍」),由兩個金質的老鷹支撐,象徵著這一地位。傳說宙斯曾經於相反方向放出兩隻蒼鷹來測量大地,而它們相遇的地點正是德爾菲。這個女祭司傳統上是一個未受過教育的年輕處女(後期演變成了一個老年婦女,但仍著少女的服飾),她坐在一個三腳架上,這個架子支在產生神諭的溝壑(ἄδυτον / Adyton)中,下面就是產生天然氣的裂縫。皮提婭手持著一個「phiale」(用於澆祭用的扁盤子)以及一支月桂(阿波羅的神樹)。

對神諭的諮詢最初是年度性的,在德爾菲曆的「Bysios」這個月(公曆二月至三月之間)的第七天開始舉辦阿波羅節。隨後演變成一年內(傳說中)阿波羅在當地居住的九個月中每個月的七號都舉行儀式,這天起名為「polyphthoos」(許多問題的日子)。

在問詢前有一些儀式需要履行,它們由女預言者在兩個祭司的配合下完成。後者終生服務於神廟,下面轄有五個操持儀式的「hosioi」(神聖的人)以及兩個男預言者,其中一個輔佐皮提婭,將她的預言翻譯成常人所能理解的語言。神的語言通常被轉譯成韻文,採用六音步詩行(hexameter)。我們仍不知道女預言者是否能夠被人見到,因為至今在這一問題上還沒有可靠的見證。

神諭的運作在歷史上經歷了不少變動,根據最權威的見證者之一,曾經是神廟的一名祭司的普魯塔克的說法,在他的年代(公元1世紀)神廟裡只有一個女預言家,她每個月受到一次請求;而更早以前儀式鼎盛的時期需要三個女祭司輪流替換才能應付長長的請求隊伍。在阿波羅的另一個神廟裡,神諭只是通過意念傳到預言者的精神中,這使得他/她可能進行更自由的發揮。

每年,當阿波羅離開的時候自然沒有神諭,這造成每年神廟重開的時候總是有無數的信徒等候。因此神廟的祭司有權安排參加儀式的優先權(Προμαντεία / promanteia)。參加者先向神獻上適當的禮物,然後由祭司向一頭山羊身上潑上一些冷水,如果它不因此而戰慄則被認為是不祥之兆,儀式將不會進行;而如果朝拜者被接受,山羊將被進獻,而他可以進入神殿向女預言者提出問題,當然,這個問題被回答與否就取決於神的旨意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