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務]2017波克夏股東會(新增重播網址及文字精華)

[版務]2017波克夏股東會(新增重播網址及文字精華)

一年一度的波克夏股東會將於台北時間晚上10:00進行,到時候小樂也會在小樂鐵粉團同步線上直播與粉絲觀看這次的波克夏股東大會!

2017波克夏股東會影音重播網址:

https://tw.money.yahoo.com/video/berkshire-hathaway-annual-meeting-mandarin-160028293.html

Highlights from Berkshire Hathaway’s annual shareholder meeting

2017波克夏股東會文字精華版:

北京時間5月6日22時30(美東時間10時30分),“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執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第52屆股東大會,在美國小城奧馬哈召開。伯克希爾公司87歲的董事長巴菲特,和93歲的副董事長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現場回答了股東、記者和分析師的提問。

在近5個小時的問答環節,巴菲特與芒格回答了57個問題,內容涉及接班人、可口可樂公司、錯過亞馬遜及對無人駕駛、人工智能等的看法。
以下為澎湃新聞整理的現場56個提問和部分回答實錄:

上半場:

1,《財富》雜誌記者Carol Loomis提問:第一個問題關於富國銀行,一些獨立監管僱傭了大的律師事務所就富國銀行銷售形勢的報告做了調查,富國銀行現在分離式的方式給了很多地區銀行領導的能力。這種分離式的地區式的管理是否也面臨一些風險?這種自管式有什麼風險?

巴菲特:在我們的公司裡面,這種所謂分離式是現在很多公司的現象。但是我們的想法是這樣的,對於一些原則是非常非常注重的。所以在股東跟我們的這些經理之間,有的時候可能是一兩年之間,你不會聽到我一直要進行這種集中式的管理,他只要告訴我說,你要多少錢,我們要怎麼做,就可以了。所以不是說,我們現在的這些生意就是在交流中得到的這個結果,(Charlie)和我絕對相信,能夠建立一套正確的文化,這是非常重要的。這種就是你選擇自己的經理,管自己公司的事情,這樣讓他們自己管理,當然能得到更好的結果。

2,Jonathan Brant提問:無人駕駛車輛的發展會影響到今天的保險業嗎,會有怎麼樣的影響?

巴菲特:無人駕駛的車子對我們的汽車保險當然會有適度的影響,這可能是很長久以後的事情。可是,根據現在的一些經驗,他們早期的介紹,還有測試,都是跟這個情況息息相關的。如果他們的技術能夠讓世界更安全的話,我覺得這是件好事。

但對我們這種汽車保險公司來說,可能並不是太好的一件事。但我們如果真的已經面臨了卡車行業缺少駕駛員的情況,如果這些技術能夠提高他們安全性的話,我覺得是很受歡迎的。

3,提問:你覺得哪一個公司可以讓你們投資,能夠得到你們投資的青睞?

巴菲特:我們會看在五到二十年之後的時間裡,他們還會不會具備他們現在的這種競爭優勢,這種競爭有時會不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另外這個公司有沒有讓我們足夠信賴的領導層和管理人員,還要看他們能不能符合我們伯克希爾公司的文化,當然還有價格因素。我們收購一個企業的時候,我們會出手很多的現金,我們會看他們在長期是不是會給我們一個很良好的表現。

4,Becky Quick提問:一位股東問說現在很多在富國銀行方面還有美國運通方面出現的情況讓他們失去了一些業務,對於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來說,你們繼續持有這些公司的股票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巴菲特:我們是他們很大的持股人,美國運通、可口可樂都是這樣,富國銀行也是。我們都是有幾十億的這樣的公司的持股額。這些公司的業務都是我們非常喜愛的,但它們都有不同的自己的一些特徵。您剛才也提到像美聯航這樣的公司,我們是這四大航空公司最大的持股人。而這個產業現在也是面臨著不少的風波。所有這些業務都會有很多的問題,有一些甚至面臨比較大的損失。你剛才提到像美國運通,如果讀了他們第一季度的報告的話,他們其實在他們的黃金卡方面是做得非常好的。

這種收益的提高是大概達到了17%,在英國在其他的一些國家都是這樣。在日本也是,在美國也是如此。當然競爭肯定在每個行業都存在,我們買美聯航、可口可樂,並不是說他們就不會面臨問題和競爭。我們買它們的理由是覺得,它們在長期是有非常強勁的發展勢頭。我們也喜歡它們的財政政策,喜歡它們現在的倉位。我們買了很多這樣的公司,我們確實會去看,它們到底具有一些,根據競爭對手方面的競爭優勢在哪裡,它們是不是長期良好運作的公司。

5, Jay Gelb提問:這是對你們跟AIG的再保險業務提出的,這可能是最大的一筆同業務的內用。從它的效率和記錄來看,是不是值得伯克希爾去投這樣的付存金進去,你覺得它們的保金在長期對伯克希爾來說會不會盈利?

巴菲特: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智慧的決定,這一項交易可能對於很多人來說,會顯得比較陌生。AIG向我們轉移的是什麼?就是它們的這些債務。而這個大概是超過了250億的80%的程度。而在未來的250億裡面,我們需要付出他們80%的這樣一個情況。所以大概是達到200億這樣的金額。而這也是可以幫助支持他們的損失和商業運營的其他的方方面面。

6,提問:我現在要問芒格先生一個問題,可不可以講一下有哪件事情是您覺得做得最好的,或者最喜歡做的?

芒格: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哪一件呢?我想對於(SEEs Candies)這個交易我是非常滿意的。這個糖果公司,因為它的這個品牌,老太太這個品牌是非常有威力的。

7,Andrew Ross Sorkin提問:當時你說對科技公司不要投資,因為你不了解。現在你好像對高科技IT方面已經改變了,因為你最近投資到蘋果公司。星期五你又講IBM好像沒有滿足你當初的期望。你對它們兩個公司的看法有何不同?還有你對現在科技公司的想法是什麼?

巴菲特:我那個時候買了IBM的時候是6年之前的事情了,我想6年過去之後一定會比較好的。當然這6年已經過去了,蘋果公司,我想我現在看它們兩個公司是不一樣。因為蘋果是個消費者的行業,但是這個產品,我們再討論一下,在做一些分析之後,可能就是你要看一下消費者的行為以及到底是怎麼樣看,當然這些產品因為消費者的行為而有所不同。

你今後的客戶是誰,IBM的客戶跟蘋果的客戶是完全不一樣的。當然我講的方法是不是都對,大家不見得要完全同意。這兩個公司是兩個不同決策下的產品,第一個我可能做錯了一些決定,但是第二個,蘋果公司,我是不是又做錯了?我們到時候可以拭目以待。但是我不會說,一個是桔子一個是蘋果,兩個是不能同日而語的不能相提並論的。當然我不是這麼想。

亞馬遜我們當時沒有投資也是錯過了一個大好機會。

8,Gregg Warren提問:以前買鐵路公司,要再買是不可能再复制的。航空公司也是同樣的情形。我們今天看到了你要做的,還有聯邦快遞,還有一些類似的貨運公司,你現在有怎麼樣的選擇性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

巴菲特:從五到十年時間裡,會有更多的人去支持航空公司他們的企業。當航空公司,如果他們從現在跟未來的五到十年來比的話,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獲得比較可觀的投資的回報。我們如果看長期的反應,我們還是能獲得一定的投資回報的。

芒格:但你必須要記得在鐵路方面,鐵路方面幾十年來都是非常糟糕的投資業務。

巴菲特:但是情況在改觀,我是喜歡我們現在的這個地位的……我的猜測是,這四大航空公司都會有更大的收益,但是關鍵在於它們的運作率,運作的機率是多少,它們的邊際收益會有多少,是不是值得我們現在這樣做。我覺得作為長期來說,我們是不會毫不猶豫的。

9,某德國基金會負責人提問:可口可樂在道德這方面的做法,還有它在德國方面的做法,可能很多時候都不會受到我們的歡迎。而你作為這個公司這麼大的股東,您也對可口可樂獲得這些財富所做出的損害要負責。另外可口可樂,他們攫取了很多人的健康。

巴菲特: 1982年開始我就一直沿用這樣的生活方式。所以我想說的是,可能有一些新聞告訴你這樣的一個觀點。如果你告訴我說,吃蘆筍吃西蘭花這樣的健康蔬菜可以多活一歲的話,我覺得我更願意吃巧克力吃可口可樂這樣一些食品,讓我更開心,但是少活一歲,我更願意這樣去做。而不是說徹底改變我的這樣一個飲食習慣。而且我也覺得,這是我的選擇,是我個人的選擇。如果其他人決定了,他們覺得攝入醣類是非常不健康的,他們可以鼓勵政府去禁止醣類的攝入。但是醣類和可樂,可樂中的醣類和其他食物中的醣類都是一樣的道理,我覺得可口可樂對於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正面的因素,影響了整個世界,影響了整個美國。

你可以看到可口可樂在這一百多年來所做出的成就,我也不希望任何人告訴我說不能再喝可樂了。

芒格:我每天都在喝這種健怡可樂,我可以通過它來給我帶來快樂。我也是從很早之前就開始這樣,我早餐都會包括可口可樂的這些食品,還有各種高脂肪的穀類。你如果一直這樣做的話,可能你活不到一百歲。

10,Carol Loomis提問:這個問題是從奧地利的一家媒體提出的,關於伯克希爾的內在價值。伯克希爾過去十年的複合的內在價值,可不可以解釋一下它過去十年的內在價值是怎麼去計算的?你覺得在未來十年,這個內在價值是不是還可以去複合計算?

巴菲特:內在價值只能通過某種方式進行計算,但是內在價值的純定義是什麼?就是從現在到判斷的這個時間,能夠獲得的這樣一個有折扣的現金值。就是在你做判斷的時候,覺得合理的這樣一個現金值。我可以把十年的時間抽出來,到2007年5月份的那個時候,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我覺得我們的複利率是達到10%的。現在這樣一個低利率的環境中是很難實現的一點。如果你必須要我直接回答你的問題的話,如果我必須要用一個統計數據來預測未來,我不會提到GDP的增長率、誰會當總統這樣的大的問題,我會提到未來二十年的利率微觀的問題。

11,Jonathan Brandt提問:如果今天企業的稅開始下降了,對於很多公司來講,大家都是非常高興的。所以,我想理論上來講,你覺得今天如果在伯克希爾的公司,企業稅的這些稅的利益得到減稅後,有多少的比例會分享給現在的股東?

巴菲特:我想現在公共事業,電力公司、水利公司,大家都會享受到一些好處。因為我們的ROI就是這麼走的,基本上如果減稅了,我們也會賺錢賺得比較多,我們的回報也會比較高。所以基本上,有的時候在這些公共事業上,計算的方式就是跟我們現在要付的稅,以及我們得到的回報率,是有關的。IRS也會對我們減稅之後,也會有所影響。股本跟稅跟我們的回報,都是有關係的。講到延期付稅的情況,對於我們的股票來講,有了所謂延付稅或者是節稅的方式的話,我們當然會得到極大的利益。

12,提問者:你建議我們去買股本,注意它的價值再進行購買。幾年之前,你用凱迪拉克做了一個例子,而且得到了更好的結果。所以這種所謂有折舊的或者是降值的股票,你要怎麼樣買呢?能不能給我們一個意見?

巴菲特:其實我給了一個女孩意見,結果都賣了,是不是有賺錢我不知道。有一個非常好的人,花了大概十幾萬買了一個她要的東西。這個女孩那個時候沒有賺到那麼多錢,但是她組建了一個家庭。她買了這部車,結果警察抓到她了,我那個時候把這個車賣給她的時候,我在車子前面簽了一個名字,她說,我是不是還可以拿你一些股票?我說你滾吧,把車子拿走吧。我不記得哪部車子賣了多少錢或者是不是有這樣的問題,我不記得曾經賣了東西給個人,你講了凱迪拉克,我不記得還賣了其他哪些物品,當然我的房子以後是要賣的。

13,Becky Quick提問:為什麼你會建議投資在所謂指數股票,而不是購買一些個別的股票?可不可以解釋一下你要叫我們投資在指數股票而不是投資在個別股票?

巴菲特:我們對自己的股票是非常有信心的。現在的問題是,今天如果你不是專業的投資人,我想那個時候你不要很老了還不是專業的投資人。但是你不要天天擔心,去買指數股票就可以了。SNP是一個比較不讓人擔心的股票,所以如果我老婆已經有了很多的錢,而且還有一些剩餘的錢,她可以進行投資。

14,Jay Gelb提問:伯克希爾報告它跟(3G)有這樣的合作,並且希望收購聯合利華。伯克希爾在這個交易方面希望投資多少?未來的下一步交易會跟(3G)一起的聯合投資還是什麼樣?

巴菲特:希望能夠多投大概150億的而另外剩下的這150億是由(3G)來投。這最初的一個協議。但在未來看,需要確保這樣的一筆交易而不會用更多的這樣一些多餘的權益資本產生更多的債務,當時希望給聯合利華的收購額是在一個友好的環境下能談下來。當時覺得我們可能真的對這個是有興趣的,但是最後發現情況不像我們想的那樣,最後放棄了這筆交易。

15,來自中國的田德華(音譯)提問:我的公司希望能夠運用你的價值投資的理念,我們的這些股東是希望能夠把一億的中國股東帶回到比較合理的投資理念上來。我們想問您,巴菲特先生,你能不能給我們提出一些善意的建議,我們應該怎麼樣做?

巴菲特:投機投資的可能性是一直都存在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人們會通過投機的行為變得異常的興奮……中國現在作為一個比較新興的市場,現在也是有全民的股市的參與。我覺得在這個方面,也是有很多的經驗,我們在美國也會有這種方面跟大家分享。我當然很同意你的這個看法,中國可能會有更多的這方面的麻煩,他們當然會在這方面變得投機,當然我覺得投機是一個不太聰明的做法,你需要非常多的運氣才能做成這件事。當然投機會給我們的投資者更多的機會,所以你如果有很強的投機性,很強的懷疑的話,就像(Charlie)剛才提到,我們會進入比較困難的經濟環境。伯克希爾會在這樣的環境做得比較好,我們不會因為感到恐懼。恐懼是比較嚇人的,2008年開始,3500萬人投入股市的價值蒸發了,而這個價格,三週之後開始了蔓延性的恐慌情緒。所以公眾對於市場的反應是非常極端的,但在這個時候其實對於投資人來說是一種機會。人們喜歡賭博,喜歡採取行動,如果他們覺得有很容易賺錢的機會,他們都會衝上前去。而過一段時間,他們會覺得我們已經賺得夠多了,他們會自滿,會進入自己的舒適區。所以我覺得還是要繼續做這件事,繼續進行投資。這個市場的長期是會滿足你的。而我們會知道,市場會在長期內,會去慢慢的指導你下一步該怎麼做。還有,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的教育,我覺得我們其實做得不錯的。

16,Andrew Ross sorkin提問:特朗普總統和他的顧問都提到投資減稅的計劃。你覺得這種投資稅收的減免,會對你們的投資方面,對於收益和回報方面,還有就是在時機方面,都有什麼樣的考量?你們覺得是不是會讓你們進一步刺激這方面的投資?

巴菲特:現在的這種稅收法案,它們必須需要一些政府的補貼來進行運作,也必須要通過稅收法案的支持。但是如果你改變了這種折舊的情況,我們在鐵路上的情況,會在現有的框架下變得更加的安全更加的穩定。但我懷疑,這是不是會帶來巨大的不同……我覺得當參眾兩院的稅務委員會做出這樣的調整,如果他們說到做出改變的話,能夠有一個有效期的設定,他們之前當然也做過這一點,對我們來說,對稅收方面的巨大的驅動工具是什麼?就是風能和太陽能的發電。因為這會是一個比較具體的政策,因為政府是希望能夠讓社會,能夠讓我們的人能夠慢慢的使用這樣的一些形式的能源,使用這種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發電方式,很多傳統的市場的機制是不願意這樣做的,需要一些時間。而對於我們來說,也需要因此做出很大的改變。我們不知道具體的稅務法案會是怎麼樣,我們對它可能會有更多的猜測。但是長期來說,稅法的調整不會那麼大幅。芒格:我們不會對我們在鐵路方面的投資,因為稅法的改變進行更多的改變。

巴菲特:但是我們需要一些鐵路橋樑的維護和修復,來幫助我們的業務。

17,提問:今天我們的投資回報當中,碳,煤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們怎麼樣進行支持?還有國內的這些資源以及進行活動是怎麼樣的狀態?

巴菲特:在我來講,我想(Charlie)看得比較遠,但是在我看來,我們運送煤,十到二十年的時間裡,運送的數量是絕對會下降的,但是很多事情要看得遠。運送煤或者要運送所謂大宗的貨物,鐵路還是比較可以信任的,而且是可以使用的。當然,而且煤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消失。

18,提問:你以前常常買一些資本,現在買的好像是比較低資本成長的股票。所以現在的伯克希爾到底有什麼樣的運作情況?大資本投入的公司小資本投入的公司,你現在的想法是什麼?

巴菲特:一般來講,在長期以我們的資本來做考量的話,成長而且能夠賺取大量的錢,你必須要進行大量資本的投資才能賺取更多的錢。所以鐵路的這個行業也是如此。但是現在的這個行業,已經進行改變了。有的時候有些公司不需要更多的錢去集資到這兩萬億的資金。所以你現在看到,財富五百強的公司裡面也有這樣的狀況,比如說埃克森美孚或者是GE這樣的公司。所以毫無疑問,如果這個公司不需要任何資本就可以賺錢,當然我們都是樂此不疲的,但是不太可能有這樣的情況。

19,Carol提問:你認為伯克希爾對於全世界,他們對於你的價值觀點是什麼樣的情況,可不可以講一下?

巴菲特:伯克希爾在進行投資任何的一些項目的時候,我們也都會跟經理再進行交談。比如說2008年,做了一些投資,華爾街是不是對我們進行讚賞,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在很多的公司,我們都有不同的一些經理,你可以問他說,他在經營他的公司的時候是什麼樣的觀點。我有的時候也告訴他們說,我打個電話給你,你是不是可以開發一套更好的系統,或者是得到更好的結果。

20,Jonathan提問:現在低利率的環境是不太吸引人的。在長期以來,這樣一些合同的執行上,是不是可以把這個率提高?

巴菲特:我們必須要對死亡率的情況進行預測,去做出我們保險的預測。4.1%的率是混合了我們很多這方面的考量,多年的經驗得出的。我們可能每一周大概兩千到三千萬的這樣的情況。而如果你用一個平均15年的情況去看的話,這就是我們能夠得出4.1%的這個結果。

21,提問:關於2011年的情況,你們當時做出了一個初始的投資,USG的投資,但是很快這個公司就宣告破產了。你仍然在破產期間持有這樣的股票,儘管說市場上普遍反映他們的股票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那你能夠講一講為什麼這個USG的股本投資仍然是比較安全的投資?

巴菲特:我只記得這個股票是非常便宜的。USG,我不記得我們持股有多少的百分比,大概30%左右。USG在總的來說,是有一些讓人失望的,因為他們的一些業務讓人很失望。我記得他們有兩次宣告破產,是這樣嗎?因為他們的債務實在太大了。所以這並不是很好的投資。但是如果他們業務的定價價格回到幾年前的水平,對我們來說會有更好的情況。它過去並不是那麼糟糕。

22, Becky Quick提問:如果(Jeff)退休的話,對於我們承保的收益,對保險的收益有多大的影響?

巴菲特:沒有人可以取代他,沒有人有他的能力。但是保險我們有非常好的業務在運行。有他是最好的一件事,唯一隻能他做的事情,只能他一個人來做,但是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一些已經制度化的東西,可以在我們的保險業務中發光發熱。

他當時也是幫助很多人,他在監管下面很多人的投資行為,我們看到很多人,很多的這樣的業務,在除開阿吉特的管理之外也能夠非常良好的運行。

23,Jay Gelb提問:這是繼位人的故事,今天我們聽到好幾個人,也就是伯克希爾公司裡面管理最好的人,代表說你現在已經在開始做接班人的改變了嗎?你的主意不一樣了?

巴菲特:我並沒有考慮接班人的事情,有哪些人的名字,我沒有多想。我們在講到有很多的好的經理人在我們的公司,因為好的公司就必須要有好的經理人。但是是否這些經理人能夠成為我們的接班人,這不見得有關係。(Tony)非常樂意經營我們的(Geco)保險公司,因為他非常喜歡,而且享受經營這個公司的責任,這是最重要的。

24,提問:你好,我還是一個學生,是在沃頓商學院。這是我第一次參與現在的股東大會,我非常的興奮。去年我就已經聽到這個偉大的盛會了。我現在的問題是這樣的,以後的三年到五年,你要到哪裡去釣魚或者是買哪些股票?或者要投資在哪些行業之中?

巴菲特:我們沒有討論要投資到哪個行業,在這種宏觀的環境之中,很多人都在想說我要做什麼決策。但是我們對於任何的行業,說老實話都有興趣。五分鐘之後,或者說不到五分鐘,我們大概就可以告訴你,哪些事情是我們有興趣做的。

芒格:我想你今天到底要併購哪些公司,要花一些時間。或者我們是不是喜歡這個行業、這個公司。所以一般的通用準則,去購買公司,這是一個非常具競爭的機制。

我想在併購的這個行業上來講,有的時候是比較困難,但是我們也買到很多好的公司。

25,Andrew提問:這是一個股東,三年之前在股東會議的時候,對於你的接班人要付他多少錢,或者怎麼僱傭他,我們一直在等你的答案,我們非常耐心,三年前你沒有告訴我們,請你理論上來講,你的接班人,你要怎麼樣負起他工作的結果?能不能今天透露一下?

巴菲特:他已經非常有錢了,他不用擔心要賺更多的錢,這是第一個條件,而且已經工作了很久了,他已經非常富裕了。這是第一個。事實上他並不是因為今天能賺十倍以上的錢才來這里工作,這是第二個條件。他家裡已經有錢了或者他本身已經累積了很多的財富了。

也許你會付他一個還可以的價錢,或者給他一些選項,他能夠增加一個每一年能夠給公司增值的條件。

我希望有這樣一個繼承人,我當然不是談論我現在想的誰,這個繼承人可能會在他們經營伯克希爾的時候會變得非常有錢。但是我覺得這個漸進增長的價值,其實是接近於零的,並沒有太多的針對他的絕對價值的提高。當然,這是一個機會,讓他能夠用其他的模式

沒有任何的伯克希爾的董事會成員是為了錢來為我們工作的。當然他們還是會比較在乎,因為他們買了我們的股票。

26,Gregg Warren提問:去年你覺得對於西岸的這個運輸公司這方面的處理,還有對於這些運輸商,還有在東西兩岸的運輸會有什麼樣的調整?你覺得在這方面我們能不能,因為這個價格從東西兩岸的港口有所上升,我們是不是可以轉換,從芝加哥這樣的內河港口內湖港口進行運輸?

巴菲特:這是一個很好的業務,也有很好的優勢,卡車運輸可能會相較來說比較自由,而且我們有很好的高速公路的系統,它也可以比較靈活。而且它也是因為有這樣的一個油價的補貼,在這方面獲得了很多的效益,比鐵路運輸在這方面做得更加的顯著。

27,伊利諾伊記者提問:從伯克希爾的未來看,我想問你們,對你們子公司未來的前景是有什麼樣的看法?

巴菲特:我覺得可能,這個公司他們在未來沒有辦法持續太久,但是我覺得,(Charlie)你還是要樂觀一點,不要那麼快放棄。任何伯克希爾的繼承人,在資本的配置方面,他們都會有一個比較得到大家認可的資本配置的能力。在我們董事會心裡也會有一個中心的點,他們會聽從我和(Charlie)的建議。資本的配置是相當重要的,尤其對伯克希爾來說。我們大概現在有2800億的股權的總的資產,沒有人可以接近這一點。未來十年,如果我們算上增值的情況,大概每年可能有七十億的增值。

而下十年的管理人,他們可能必須把這一部分錢,大概四千億的這樣一個資本,去進行配置。而這個錢現在已經到位了。十年之後,伯克希爾會成為一個大的商業集團,這十年可能投入的錢,比我們任何過去都要多。所以我們需要一個非常合理非常理性的資本配置人,來擔任我們的CEO。而且我堅信我們會擁有這樣一個CEO。如果我們讓擔任CEO的這個人,並不太擅長資本配置的話,這會是一個非常糟的決定。

28,Carol Loomis提問:每次的年度報告你都在講,(Charlie)給你的建議是有多麼重要,而且在伯克希爾的這一段公司之中,有了他也真是有如神助。這中間大概有1%的公司的成長都是歸功於(Charlie),所以你覺得這件事情,你今天再擴大講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此?

巴菲特:我會進行一個預測,或者我今天就做這麼一個預測好了,這中間當然12個我提到的這些人,都是真正對我們的公司有所幫助的。他們是一般的人做不到的。在長期進行投資的話,有些人會做得比另外一個人更好。當然(Charlie)是其中之一,我會付錢叫他來做顧問,他當然會。

29, Jonathan Brandt提問:精密鑄鐵這個公司,現在沒有一些量化,在2016年的一些數字可以提供給我們。你可以告訴我你這個投資現在發生的這些結果,業績如何,還有你最擔心的事項是哪些?

巴菲特:在長期的考量來講,我投資這家精密鑄鐵公司,我覺得我不需要擔太大的心。是不是有人可以比我們生產的這些零件做得更好?比如用3D打印的方式來提交飛機上所需要的零件?當然有可能,整體上來講,我對於這家精密鑄鐵公司,這是長期的投資,我們也計算了很久。有一些新的計劃,可能現在還在延遲之中。

30,提問:我是中國上海的一位投資經理,我的問題非常簡單,就是讓中國的股市這樣一個未來十到二十年的翻倍的行為,你們有什麼樣的預見?這是一家中國的基金投資公司提出的問題,希望你們解答。

芒格:這個問題就好像是在說,你在兩個比較差的候選人裡面要選一個比較好的總統,是一樣的道理。我覺得中國的股市是比美國更廉價的,我也認為中國有一個更光明的未來。我也覺得這中間會帶有成長的疼痛。我們有這樣一個機會,但是我們卻沒有一個約束某一個市場發展的準則。

下半場:

1,Becky Quick提問:你們3G資金的主要的投資理念是對公司來說是希望減少公司的開支。但是相應的也會損失一千多個工作崗位。現在的美國總統強調保留美國的就業,你對於3G未來的投資還會看好嗎?對美國可能遭到這種職位的減少會帶來影響,你們還會繼續這樣做嗎?

巴菲特:我們當然覺得提高生產力的這個過程可能並不讓人感到快樂,但是當人們都能夠不斷的提高人均生產總值的話,總是一件好事,因為你有更高的收入、更好的薪酬。

做出這樣的聰明決定,也就是說你在政治上可能會有更多的後果和代價,比如說失去工作、不會受到政府的繼續補貼,這種代價是不是值得,我覺得如果是繼續很智慧的提高生產力,在此基礎上還能夠不斷的改善他們的產品,不斷的提升很多方面的東西的話,我覺得這是我們的管理層很願意看到的。

2,Jay Gelb提問:伯克希爾的財政債券和你們的現金量已經超過了一千億,所以現在大概是在我們帳面上是1.2倍,現在交易的門檻,你覺得現在應該是多少?

巴菲特:如果我們有現金不用的話,我們當然不會把這個現金握在手上,我們要進行投資。我們希望購買的價格要對現有的投資人都覺得是合理的,而且是可行的。而且它的總和是大家滿意的,那才是合理的。在此刻,我們還是非常樂觀的,也就是現在的一些資本,我們不會再進行更大的推移到不同的一些價格。所以內在的一些價值,如果沒有變化太大的情況下,我們不會隨便再做改變。

3,來自印度新德里提問者:你們常常講說,我們不要有殘忍的舉動,迫害動物。我希望能夠發表一下您的想法,也就是在國際和平這個層面,也就是我們曾經在國際上發生了現在的戰爭,你可不可以講一下你現在的一些想法?特別是在敘利亞發生的事情。

巴菲特:對於屠宰場殺雞機器的使用,是不是有殘忍的行為,我沒有辦法回答你,不好意思。但是我想,你跟我講的這個問題,我關注到了。我想我們一定要重視這個問題。至於講到了原子彈的問題,或者核子武器的問題,我想我這個方面,就是對於大規模的摧毀性的武器,我自己是非常悲觀的。核子武器,還有生物武器,還有我們在網上也可以進行攻擊的這些東西,我都是不看好的,我也是不喜歡的。大規模殺傷武器,我也不希望這些發生。

4,Andrew Ross Sorkin提問:我們的投資收益為什麼會增加?

巴菲特:一開始我們有兩千萬,但是這是一開始的,Tod加入我們公司的時候,他們非常努力的進行了更多的事業,他們自己的這些資本已經在增加了,當然他們要保護他們自己原有的資本,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們在管理,就是按照分配好的伯克希爾的資本,同時還有一些股票。所以他在做的這些方式,這兩個人之間,Ted跟Tod他們走的方向是類似的。

今天要有更大的金額,要做決策。他們兩個做的決策都做得非常的好,對於我們現在可以測量的這些股票上來講,他們真的是非常做好他們的工作,而且對我們的公司幫助極大。

5,Gregg Warren提問:對於你自己講的做A股,你今天的這些資產都到了比爾·蓋茨跟馬琳達的基金會裡面。所以你現在看到了,A股跟B股他們投資的這個數量以及他們投票的權利是不一樣的。你說現在B股的投票權跟A股的投票權不一樣的情況之下也許你會有回購的這些情況。2016年到現在的投票,你現在覺得哪一種是最希望投資的?

巴菲特:我想我每一年要給你們的一些報告是這樣的,過去兩年大概是有每年有28億的變化,我想一天的交易,就等於是可以買到蘋果。但是講到伯克希爾市場上的股本來講,或者市場的佔有率,可能是在0.7%到1%的比例。我看到有幾個我們的大股東可能A股有一萬多股,市場上是可以接受這種情況。有人有一萬兩千股的A股,我們現在講到內部的價值,還有伯克希爾自己本身也買了很多的A股。我們這個時候市價跟我們內部的價格,基本上是可以匹配的。但是20%的結果,有的時候會增加到大概120%,這個數量是非常大的。這也是可以接受的。

6,伯克希爾20年股東提問:我15歲的時候向我爸爸要了第一支伯克希爾的股票作為我的聖誕禮物。今天我有機會來到現場,我希望問一個可以改變我一生的問題,你們在紐約認不認識一個還沒有結婚的黃金單身漢?

巴菲特:我希望你去尋找黃金單身漢方面的目標能夠取得成功。

芒格:我覺得你這樣做是一個很聰明的事,你擁有了伯克希爾的股票,你還可以在這邊推銷自己,應該會有很多人找你的。巴菲特又說,這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們可能需要在之後的年度報告中打出這種證婚的廣告了。

7,Carol Loomis提問: 3G解雇了兩萬五千名員工,3G如果繼續這樣做的話,可能會傷害我們的價值觀和我們公司的估值。那我們要怎麼去避免這一點發生?

芒格:我們不想去談這種系統。我當時年輕的時候在西部的農場工作,我當時非常厭惡這些東西。當時的電梯操作員就整天的坐在電梯當中,在那裡做一些惡作劇,非常的無所事事。另外你也提到對於人們來說,這樣的工作環境非常的枯燥。為什麼我們必須做這些重複的工作?我們過去可能必須要這樣做,因為有很多產業在消失。但我覺得,3G他們在這方面沒有任何的道德問題。我反而看到了這方面有一些政治上的反應。

8,Jonathan Brandt提問:伯克希爾的現金量非常大,有很多的現金債券持有在手中。但我在計算你們的漸進購買力方面有一些計算上的問題。你們整合的現金是一個程度,另外一個方面你們這個200億之後的現金流,你們準備怎麼樣處理?這個200億會不會作為投資進普通股,還是你們想繼續發現一些更有吸引力的業務?

巴菲特:我不會輕易動債券裡的現金。200億當然是最小的額度,我之後不會提到更多這樣的金額。就像一個貨車一樣,如果在高速公路上按照限速開,你也不會輕易降速。我對你這個問題的回答,我們不太傾向於用這樣的方式,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找到一個讓我們重燃激情的這樣一個產業、業務的話,我們可能會用這樣的債券進行投資。200億是絕對的最小的額度,而且我覺得這個額度不會低於240、250億。我們可以做下很大的一筆交易,當然如果要是這個交易有足夠的吸引力,我們不希望輕易的下這樣一個定論。

9,19歲巴西投資者提問:你們的這個合作是非常成功的,這樣的併購,同時你們雖然有不同的觀點,但是你們還是可以再繼續合作。所以我想,對於你現在的接班人,你是不是有同樣的一些想法?

巴菲特:我想不要把這個事情做得更複雜,今天如果能夠成為合作夥伴當然是最好的,我想今天的接班人是不是能夠做更好的接班的動作,做得更多更好,當然是我們希望的。我想在董事會裡面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以後幾年之中還是類似的。到底誰是接班人,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夠找到這個接班人。非常有可能的,這個接班人是在我們公司原來就已經工作一段時間的,但是今天這個世界上是千變萬化的,但是我想,接班人很可能就是在我們公司。

10,Becky Quick提問:在講到做內衣的公司,對於你們的配銷上面,還有經銷商的一些問題,你覺得短期上在經銷上還有在線上進行銷售的時候,千禧代的人又有不同的購買方式。你覺得現在的一些遠見是怎麼樣的?

巴菲特:我的答案是,到目前為止沒有做太大的改變,但是線上購買,它不會那麼快就完完全全改變零售的機制。你覺得你對現在的購買機制上,已經完全被隔絕了,那是不對的。當然,世界上的變化是隨時都在變化的。而這家公司,目前我們還沒有極大的轉變。今年在我們的股東大會的這個週末,我們一個禮拜已經有了大概四百五十億的銷售。還有我們的家具公司,在線上銷售以及實體店,還有我們自己的線上的銷售,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實體店的獲得,還是不錯的。

11,來自紐約長島投資者提問:過去幾年中,你twitter推了大概九次。除此之外,你最近開始投資到這些高科技的IT公司了,我現在要問的問題,還有芒格先生,你為什麼不對高科技有那麼大的興趣?為什麼會進行這樣的轉變?

巴菲特:現在要怎麼講,我們還是在IBM,我自己本身在那個時候投資了IBM極大的數字,但是那個時候我並沒有得到相應的收穫。這是我自己本身的經驗,對於IBM的投資。最近我們現在在蘋果也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因為它是一個消費者的產品的公司,它有一些所謂的經濟性是我們喜歡的。而且它有非常大的技術涵蓋在產品之中。而且很多其他的公司是沒有辦法做到的,所以我進行了投資。但是我的想法就是,我不會保證我任何的投資都是對的。但是我想,一對一或者一對二,Charlie你的想法呢?我現在並不是保證任何東西,也不是影射任何的意思。在IP的環境,在知識產權的定義上來講,我也許知道某些具有洞察力的信息,也就是根據消費者的態度能夠了解的,而且可以取得在這些消費者的態度上取得很多的信息。

也可以看得出他們到底是怎麼樣喜歡這些產品的一些意圖,跟為什麼如此。在這種市場化證券上我也犯了一些錯,在其他一些方面也是如此。在科技方面我也怕有這樣的錯誤出現。

有很多的這樣的行業,不同的知識,我當然在保險方面是做得不錯的,雖然以前也曾經有些損失。這麼多成千上萬的行業當中,我從出生到現在一直沒有辦法對高科技的行業有那麼深刻的見解。

12,Andrew Ross Sorkin提問:你覺得人工智能對伯克希爾的業務有什麼影響?除了無人駕駛和GEICO之外的影響。另外你和比爾·蓋茨的交流,未來什麼樣的業務有更大的影響?僱員是會增加還是減少?

巴菲特:我對這方面不是一個專家,但是我會預料,它們會大大減少我們僱傭員工的數量。但是這對於我們某一個業務不會是好事,但是對整個社會來說是好事。我們先假設一下,如果一個人會按按鈕,按不同的機器上的按鈕,而可以造出所有整個國家的產出,如果有一個機器人,一個人工智能去替代他,如果一個人可以做這個事情,比如以前我們需要150萬做這個事情,而一個人工智能的人去做所有的這些事情,那是多大的改觀,生產力是多大的提高,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會帶來一個非常巨大的變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他們與政府之間的關係,都會相應的進行改變。

很難預測它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在某方面來說,我們有三萬六千個GEICO的僱員,我們仍然有這麼多僱員。如果能夠用一個人工智能的機器來代替這三萬六千人,或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如果能夠很快的進行這樣的取代,而在其他方面也有這樣的情況的話,情況就會不一樣。但我並不覺得我們會在很接近的未來就會去經歷這樣的情況。

13,Gregg Warren提問:過去五年,伯克希爾在風電、太陽能發電方面投入了非常多,在2017年、2018年的投資預測來說,風電的產能可能比太陽能在未來的七年會大出七倍,所以會有更大一部分的投資進入風電發電。未來這一部分的花消是怎麼跟你們現在的擴展計劃去進行關聯的?

巴菲特:我們並沒有覺得在太陽能方面有這麼大的產能,的我覺得我們所做的這樣一些項目,包括這些從外部提供給我們的信息,我們在風電和太陽能方面都有很大的投資的胃口。通過這些我們獲得的數據來看,我們在風電上做得更好。但我們在這兩個行業並沒有任何的偏向。我們之前看到了五十億的太陽能的投資,如果再有一段有這樣的投資的潛力,我們可能就會進入這個行業進行更側重的投資。

14,沃頓商學院學生提問:亞馬遜因為貝索斯的精明領導做得非常出色。對於亞馬遜的看法是什麼?為什麼沒有買這個公司?

巴菲特:因為我太蠢了,沒有預料到亞馬遜發展得這麼好,我沒有覺得它會像現在這樣取得大規模的成功。但是亞馬遜做的這些像雲方面的業務,都是具有很大的潛力的。當我們打造零售帝國的時候,我們發現亞馬遜會帶來顛覆性的變化。在技術行業,對我來說這種投資當時是非常長線的投資,我當時也低估了它的發展潛力。我們可能低估了他們執行力的優秀程度。

做這種網上業務是需要很強的能力的。他當時在幾十年前的財報裡面是有這樣的路線圖,他需要怎麼樣去做,下一步怎麼樣,這樣一個非常詳細的規劃。而三到四個月前,我們也重新聽了這部分演講,我覺得是受益匪淺的。我當時只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昂貴的投資,但是我真的沒有料到它能取得今天這麼大的成績。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管理者,我當時只是沒有想到他能夠取得今天這麼大的成就。

15,Carol Loomis提問:這個問題的提問者來自亞特蘭大,他可能對於巴菲特的壽命更樂觀,他可能活得比Charlie更長。他認為你可以成為世界上活得最久的人。我們覺得伯克希爾的股票,當你們都不在的時候,可能你們的股票會面臨很大的壓力。那你會覺得,在回購這方面,在遇到什麼樣的情況會出現?

巴菲特:我想對於我們的股東,如果價值很低的時候我們不會讓你進行回購,這個便宜我們是不能佔的。但是如果這麼做的話,還有一些特殊的情況,就是我和Charlie比較年輕的時候發生的狀況。那個時候我們雄心勃勃的,一有機會就開始進行回購。那個時候我想回購有的時候是比較有道理的,這些用不同的技巧,他們想把所有的股票進行壓縮。如果你要鼓勵你的合作夥伴,來開始拋售這些股票的話,當然還有一些技術可以使用。當然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先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對於我們公司的股票,肯定是往上,肯定會往上漲。如果今天我就死了,我就閉上眼睛了,明天我保證這個股票的價錢還是往上漲的。

16,Jonathan Brandt提問:過去你常常講到會計準則,你們講到稅率的時候,比如說附加稅或者增值稅,你那個時候講說附加稅,有的時候會讓我們的股票價值反而增加。所以現在你跟我們解釋一下,會計準則,你現在用哪一種方式?

巴菲特:在會計原則上來講,有時候我們是不太同意的,當然這是實質上的問題。如果有人要評估伯克希爾的股票價值,可能他會在一些有形的無形的資產都會進行計算。所以我們可以一直講,講不完了。所以根據我們的合作夥伴,不是所有的會計專業或者專家們都會有同樣的意見。但是,如果我今天有一個家族的業務,我常常跟我的姐妹也在談,如果是家族的業務,那可能你要用別的計算方法,或者是用會計的一般的準則,你不能用一些家族的觀念進行計算。

17,提問:芒格先生之前也講到中國的評估跟美國的市場的問題,我今天的問題就是,今天的GDP跟在季節性上能否考慮到在這個市場上的真正價值?所以GDP是不是在這個國家裡,會影響到現在伯克希爾投資的意願?

巴菲特:這些東西,不是說你用了哪個數字就可以減少你現在的變數的量了。所以我在想,這種擺動性還是有的,並不是不重要。但是有的時候,某一個數字是特別的追求。有些數字也許是在某一個計算方式又不重要。所以計算的方式以及這些變數,不是某一個公式就可以用一刀切的方式給它使用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現在的利率是多少,當然利率是絕對會影響到現在市場上的價值。但是三十年之後,今天三十年投資的錢,有人是不是願意把錢放這麼久,還有美元或者是它上漲了,它的幣值又貶值了,都會有一些影響。所以我沒有辦法告訴你說,現在的這些現值跟未來值會一樣,或者會增加。

18,Becky Quick提問:今天進行投資,有一些戰略一直可以走得好,到後來絕對不行。所以伯克希爾,保險可以做得很好,後來為什麼不好,可不可以解釋一下?

芒格:我想一定要極端惡劣的事情發生才會影響到我們公司的情況。比如你記不記得英國石油公司在好幾年前發生的墨西哥灣發生的事件,那時候對他們造成了重大的影響。所以一個重大的事件,你就要付出代價。或者這些代價是你沒有辦法想像的。但是我們現在好像沒有任何一個重大的事件,所以我們的保護性還是極強的。在伯克希爾公司進行架構的時候,我覺得我們還是有這種抗力的。

19,Jay Gelb提問:們伯克希爾保險公司對於資產以及損失的保險上,有怎麼樣的趨勢,可不可以解釋一下?

巴菲特:我們在很多領域甚至是唯一的能夠抵禦較高風險的再保險公司。我們有人才,我們有領袖,我們有資金,我們有所有的資源。我們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保險公司有我們如今這樣強勁的實力。伯克希爾的再保險,我們有這樣的人才來領導我們,我們仍然還是會可能在某些年份比較緩慢的增長,但是總的來說,這個再保險的業務還是會在很多年的時間裡來看會增長得非常好。

20,提問:我想問巴菲特先生一個問題,還有剛才芒格提到你的最大的才能就是你是一個不斷學習的機器。你一直都在更新自己的觀點,那你覺得你在過去幾年學到的最珍貴的一堂課是什麼?

巴菲特:我覺得學習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過程,但我覺得Charlie和我相比,他更是學習的機器,我可能更專業化一點。Charlie可能在更多的普及的知識方面,比我學習得更多。我可能就在投資、買公司方面鑽研得更多一點。

芒格:我覺得買蘋果的股票是很好的一個現象,很好的一個勢頭。這就是我們學習的過程。當然我們確實也是,雖然他把他孫子的iPad拿走了,不讓他們那麼小就開始用。但是他還是買了他們的股票。

21,Andrew Ross Sorkin提問: 2012年你有一個觀點,醫保的問題是美國最大的問題,對美國商業影響最大,我們還沒有應對它。你覺得現在新政府推翻奧巴馬醫保法案會對伯克希爾帶來很大的影響嗎?

巴菲特:如果你回到60年代,當時的企業稅大概是我們GDP的4%,而現在大概只有2%。在那個時候,醫保的支出大概是GDP的5%,而現在已經達到了17%。所以當美國的企業談到了稅收限制我們的發展的時候,他們是應該跟GDP比較來談論這個問題的。醫療的支出,醫療的成本其實已經是上升了非常多的。

從5%上升到17%,醫療的成本是對美國經濟競爭力最大的影響。很多的商業也知道,很多企業沒有辦法面對這樣的問題。這個稅收的系統,並沒有讓我們的競爭力受阻,但是醫療的成本卻大大的增加了,在之後還會大幅增長。如果你看世界的其他地方,大概跟我們一樣,只有5%的GDP佔比的時候,他們到現在只增加了一點點,大概只增加到GDP的10%,並沒有像我們這麼嚇人。所以我覺得社會化的藥物是非常必要的。我當時提到的這個話題,現在仍然是可以拿出來作為參考的。

22,Gregg Warren提問:伯克希爾你們現在在能源上的部署是有怎樣的想法?這中間有一些益處有一些壞處,在發電或者傳電,哪一個是更重要的?

巴菲特:發電是比較高風險的,也許你進了這個行業之中就被綁死了,也有可能的。但是在一般來講,基本上你要建一個電廠,也要花很多的資本,這是一個巨大的投資。我們很喜歡公共事業,我們覺得這個還是可以接受的特別是發電廠,你之前也指出來,進了發電工業就被綁死了。如果你被綁死的話,可能還要跟我們的公共事業這些委員會打一些交道,也許會影響到現在電力上的電價,這些都要考慮到。

23,提問:今天我在看一下會計的信息,麥考林公司提供了大量的伯克希爾公司的收入,但是我沒有看到這個公司在你的年度報告中提到太多。你能不能告訴我一下,還有GEICO這些公司,到底是怎麼回事?麥考林這個公司到底是怎麼回事?

巴菲特:因為證券交易所有一些特別的規定,麥考林這個公司有大量的交易在對於我們的內部價值上,是極有關係的。但是基本上來講,它是一個非常大的顧客層面。它是一個比如說食品或者是糖果或者一些食用物質的東西。還有它有一些便利商店。就等於是我們在講,這些東西我們是賣給沃爾瑪,沃爾瑪是我們很大的客戶。當然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到底賣他們多少,沃爾瑪和山姆俱樂部這兩個公司都是我們最大的客戶。但是全國來講,毛利率只有6%,運作率只有5%還有1%是稅前的邊際效益。

24,提問:我2011年的時候問過巴菲特先生一個遺產的問題,你一百年以後希望人們怎麼評價你。Charlie,你當時52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這一個業務。

芒格:我當時還記得你的第一個這樣的年會第一屆年會我們問到,你希望怎麼樣安排你的葬禮,我當時說我希望葬禮的安排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巴菲特:我記得第一次年會回答這個問題可能是非常聰明的回答。我在生命中有一個非常偉大的老師,如果大家覺得我這樣的教法能夠讓大家受益匪淺的話,我就覺得我這個老師是當得非常值得。

25,提問:我來自中國,我叫紀文燕(音譯),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年會,我覺得我是非常幸運的能夠有機會向你們提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人夢想,不同的年齡段可能這個夢想會不一樣。那現在你的夢想是什麼?

芒格:當有些時候我許願的時候,我希望我能夠回到90歲的時候。我當時有這樣的一個給我的建議,就是如果你想做什麼樣的事情的話,不要等到93歲再開始。我對我的學生也是有這樣的觀點。

26,提問:我是上海人,這是我第六年從上海來參加年會了。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在你們給股東的一封信當中提到,你相信(Ebita)不是一個很好的評估業務的元素,你能夠比較詳細的談一談這一點嗎?第二個問題,你們兩位都有非常成功和快樂的人生,我對此也表示非常尊重。當你們反思人生的時候,從個人的角度出發,你們是不是有一些後悔的地方?如果有一件事,你們可以去以不同的方式完成的話,跟家人有關、個人有關還是商務有關,到底是什麼?

巴菲特:商業上,我29歲Charlie35歲的時候,如果那個時候我們可以成熟的處理一些問題,更早的開始我們的業務,我們可能可以做得更好。我們當時在同一個零售店打工。在(Ebita)來說這個折舊費很高的,這是很差的支出。浮存金是獲得收益的很大的地方,但是折舊是要先花錢後來才能體現它的價值,這是一個反過來的過程,對我們來說這不是一個好事。所以我們比較好的一點是,首先我們去買這樣一個業務,然後再來看其他一些平衡的事情。

27,提問:我的問題和之前的問題有關,就是關於職位的減少。二戰以後的世界經濟秩序是由民主和自由貿易引導的,但是這個理念已經在過去的選舉當中受到了重擊。那你覺得,我們的這些決定是根據經濟的利益來決定的,還是理性的考慮到哪些地方部署這些業務是最好的?如果讓你們把業務轉移到美國國內,能不能從經濟學來解釋一下這個問題?

巴菲特:自由貿易帶來的是總的利益而不是總的損害。而我們也需要有這樣的政策來幫助在這中間受損的群眾。對我來說,如果我的生活已經很糟糕了,我所做的這些事情是造福320萬人而受損一小部分人的話,我們是不是覺得值得?我們其實有這樣的資源幫助這些人,我們不會擔心我們的投資商,他們可以讓自己的投資組合多元化。而在總的方面來說,可能仍然從貿易中受益而不是受損。

(原標題:巴菲特股東大會57問實錄:為何會買科技股,中國股市該咋玩)

本次股東會直播網址連結:

http://topics.cnyes.com/2017berkshire/

yahoo2017波克夏股東會專輯:

https://yahoo-twmoney-2017buffett.tumblr.com/

回顧2016年股東會高光:

波克夏股東會 今年必看五大焦點

《今周刊》統整這次股東會值得關注的五大焦點:

一、巴菲特怎麼看IBM的投資價值?

就在股東會的前一天,巴菲特終於透露波克夏已於今年第一、二季陸續賣出持有IBM股票的3分之1,價值估計超過40億美金。巴菲特接受CNBC專訪時表示:「我現在對IBM的看法,已經和六年前買進時的看法不一樣了…IBM是一個強大的公司,但他的競爭對手也很強。」

IBM早已在「股東認為巴菲特最該賣出的股票」中名列前茅。雲端服務已成IT產業的大趨勢,卻侵蝕IBM傳統的核心業務。雖然IBM也力圖朝雲端服務轉型,但市占早已不敵亞馬遜等競爭者,IBM營收苦吞連續20季衰退。投資人也不賞臉,IBM股價五年來已跌了22.41%。

2016年底為止,波克夏最多曾持有8123萬股,持股比率為 8.65%,是 IBM 最大的股東。波克夏於2011年以107億美元首次買進IBM,買入時平均價格約160美元。巴菲特此次賣出價超過180美元,算是在高點漂亮脫手,收益估計約6億美元,現在波克夏依然持有5000萬股。

毫無疑問地,今年股東會,巴菲特會如何評價IBM,以及蘋果等科技公司的前景,將會是股東提問的熱點。

二、波克夏投資佈局未來變化

因暴力拖乘客下機引發全球眾怒的聯合航空,以及去年爆發帳戶造假醜聞的富國銀行,是波克夏投資組合中的兩大爭議持股,巴菲特得向投資人解釋是否還會減碼富國和聯合航空的持股。

三、巴菲特怎麼看川普政府以及美國經濟的表現?

受惠於川普行情,波克夏股價自川普當選以來已大漲逾12%。今年2月底接受CNBC節目專訪時,巴菲特語出驚人表示,二萬點的指數並不高,中長期甚至會往十萬點靠攏。雖然巴菲特對美國經濟前景信心滿滿,也強調美股沒有泡沫存在,但這次股東會,巴菲特將如何評論川普政府即將推動的政策,例如醫改、稅改、鬆綁金融監管對投資環境的影響,值得關注。

四、波克夏的收購大計下一步?

波克夏集團目前有63家子公司,但巴菲特永遠不會停止狩獵收購標的。波克夏銀彈充沛,帳上863億美元的現金甚至今年有望成長到1000億美元,巴菲特會如何運用這大筆資金引人遐想。

波克夏最大手筆的收購是2015年以327億美元現金收購精密鑄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 Corp)。雖然市場上尚未有任何消息,但耐吉(Nike)和好市多(Costco)等知名品牌都曾被分析師點名可能是波克夏收購下一個目標。

五、誰是巴菲特的接班人?

巴菲特即將在今年8月滿87歲,他的搭檔,擔任波克夏副董事長的蒙格(Charles Munger)更已高齡93歲。誰會被巴菲特欽點擔任波克夏的總舵手,在每年股東會都備受關切。

巴菲特曾認可保險事業主管詹恩(AjitJain)和能源主管亞伯(Greg Abel)優異的投資績效,並透露他們是CEO人選中的前段班。《CNN》推測巴菲特的接班人可能會不只一人,但投資人期待巴菲特今年能提出更具體的接班計畫。

原文出處:今周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